劉英傑賞東野圭吾《禁忌魔術》

「伽利略」的終結 16/3/2014
劉英傑 羊城晚報全國版

作為最成功的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的高產與高品質是一般作家難以企及的,讀者很難想像一個又一個故事從這個五零後大叔的筆下汩汩而出,野蠻生長。雖然故事離奇古怪,好在故事與故事之間,人物與人物之間有著非常巧妙的耦合與牽連,也使得讀者的閱讀更為通暢明達。近期出版的《禁忌魔術》雖然是一部中短篇小說集, 其實由一個中長篇和三個短篇組成。

《禁忌魔術》可以當作「伽利略」系列的結局來看的話,這是一次漂亮的回歸,小說給了一個開放式的結 局,雖然有一點悲傷,但是充滿了尊重和人性的光輝。因為都是短篇,所以沒有太多的技巧。更加重要的是對於愛和人性的呼喚和理解。整本書裡《猛射》佔了一 半,這個短篇特別讓我感動的就是可以看到每個人的成長。湯川、草薙、薰還有湯川的學生古芝,每個人的個性都描寫得非常到位,雖然要很傷感地跟「伽利略」系 列說一聲再見,但是怪人伽利略一直都在,東野圭吾讓讀者看到了他的成長,也讓讀者分享他帶來的感動。「伽利略」系列裡最主要的三個人:湯川、草薙和內海薰,這三個人在最後一章《猛射》裡表現得相當棒,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職責,並且讓他們三人的性格和行動相互交織起來,最後收攏成跟古芝的命運緊緊相連的 主線。

東野圭吾擅寫縝密精巧的謎團,而且深入探討人心與社會議題,兼具娛樂、思考與文學價值。其驚人的創作質量與多元化的風格,使得東 野圭吾的推理頗具禁忌般的魔力。縱觀這麼多部「伽利略」系列的小說,湯川之所以被稱為怪人,是因為他有時候表現為極端的理性,有時候又會有表現出強烈的人 文關懷。從文學上講,他身上的情感過於純粹,所以缺乏應對社會的能力,屬於難以適應社會的類型,是一種比較理想狀態的人性的展現。假如讀者把湯川作為理 性、科學、包括健康人性的代表,而把草薙當做這個社會必須存在的制度和準則的代表,如果沒有調和的能力,那麼他們之間的矛盾是很難解決的。但是其實說到 底,湯川沒有錯,草薙也沒有錯,內海薰的作用就是提供一種契機,讓湯川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出最正確的選擇。

東野圭吾並未將人物臉譜化,因為無論是湯川還是古芝,草薙還是內海薰。他們身上都是善意佔主導,並且這種善良的人性具有自我修復的能力,能夠憑借人自身的力量去戰勝各自的不足, 並做出最正確的選擇,從而讓這個社會走向和諧。本書的結局算是圓滿的,儘管一切都回到原點,但是湯川努力承擔了責任、草薙堅持了自己的原則、內海薰為湯川 的行動創造了條件,還有古芝最終沒有犯下大錯。人的行動能彌補不足,這在文學上就回歸了一個重要的母題,東野圭吾相信人的理性,相信人可以在理性的幫助下 走向成熟。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