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思與沈醒園的書緣

書緣 29/3/2014 小思

【明報】憑藏在中文大學圖書館的三本書,天大驚喜我竟收到由李行德教授轉來沈醒園女史給我的一封信。

這驚喜,得由五十四年前講起。1960 年我進入新亞書院。課外閱讀里程展開,第一本讀的雜誌是孫國棟老師推介,王道編的《人生雜誌》,第一本讀的散文是王道夫人沈醒園寫的《明怡日記》。《人 生》,我一直讀到它停刊。沈女史寫的書不多,還有亞洲出版社的《福建民間故事》和《三難題》,我都讀了。這三本書,後來都送給圖書館。

《明怡日記》是寫自己孩子王明怡日常生活的一動一靜。在我讀書經驗中,從未讀過那麼清新純真的童趣。一讀難忘,明怡形象記到今天。

三 本書靜靜在圖書館裏,給明怡的老同學李行德找到--他沒想過讀到同學的童年故事。就電傳給明怡,終於讓作者看到了。沈女史來信道: 「入手摩娑,那感覺真像忽見失蹤多年遊子,返抵家門,令人驚喜。……多年來,小小三本童趣故事,不曾淪為殘篇斷簡,竟還能安置在大學圖書館書架上,何其幸 運!……我以垂暮之年,幸能得見半世紀前舊作,豈能不提筆向先生一申謝意!」

沈女史還贈我2008年出版的《沙跡篇》,重讀一些《人生》舊文,配讀在手邊王道先生的《心聲集》,中有〈典書〉一首: 「博得荊妻一笑歎。節衣縮食印傳單。平生傻事常如此。秋月高寒夜獨看。」一對熱愛中國文化的夫妻精神呈現眼前,原來一晃,已半世紀,我這個知識受惠者,憑三書之緣,謹向百齡高壽的沈女史致意。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