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子翔讀東野圭吾《時生》

遺傳與血脈 25/6/2014 黃子翔

【星島】最近追回東野圭吾講述穿越時空的二OO二年舊作《時生》。

我對推理小說興趣不算大,東野圭吾雖然名氣和人氣俱備,但也沒有讀過許多他的作品,近日從朋友手上得到《時生》一書,在完全沒有預期、抱著但看無妨的心態下觀賞,怎料卻很對口味,便一口氣讀完該作。

《時生》不算是推理小說,但當然仍有著叫人追看下去的吸引力--兒子從未來回到過去,協助父親度過一段艱難的日子,對方的出現,也是他的人生重要轉捩點。

《時生》有一個很強的中軸,把小說中不同時空的各個人物,都串連起來,那便是血脈。

血 脈有好也有壞,譬如先天疾病,就多番出現在故事中:時生母親麗子,是罕有的格雷戈里綜合症的隱性患者,她把該病遺傳到時生身上;時生父親拓實的漫畫家父親 柿澤巧,天生雙腳萎縮,行動不便,但他這個疾病,連同漫畫創作天賦,拓實都沒有繼承下來--他們怎樣面對(或抗拒)遺傳病,或者怎樣面對(或抗拒)至親之 情,是這個故事的一大精髓,東野圭吾也精準刻畫出血脈相連的情,儘管彼此來自不同時空。

這個作品沒有交代時生為甚麼能夠回到過去,但這大概不是故事重點了。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