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慶香港書展廿五周年

二十五年書展路 27/6/2014 馬家輝

【明報】香港書展已是銀禧之喜,廿五年了,累積而有的成績得來不易,香港人除了湊熱鬧、陪高興,更應認真直視這個文化活動的巨大能量。

過去多年,我寫過多遍了,香港書展已成兩岸三地的焦點書展,只因,其一,它充分利用了這個城市的自由空間(左中右以至流亡作家皆曾來此也繼續來此);其二, 它坦誠面對這個城市的雅俗要求(有七十歲的作家前輩亦有十七歲的肉感嫩模);其三,它徹底發揮這個城市的行政效率(它的工作團隊其實只有六七個人卻懂妥善結合《亞洲週刊》之類的強勁外援)。

結果便是,它是兩岸三地眾多類似活動裏最精彩的一環,或用我的慣常描述便是:香港書展是華文書展圈裏 最誠實的書展。不避俗卻不止有俗,不缺雅卻不限於雅,從賣書到展覽,從講座到演出,從室內到戶外,該有的都在,怪不得能夠吸納過百萬人次的出席踩場。當一 項活動的參與者到達七位數字,必然也必需是雅俗俱備的,否則難讓所有人都至少找到一個前來的理由,即使怕嘈怕擠而裹足不前,亦會忍不住八卦探知書展的消息 動向,這正因它具備能量強度,讓你沒法迴避。

更關鍵的是,書展能量並不困限於香港,而早已亦是中國大陸和台灣的傳媒事件,備受關注。大約 五年前,在某個場合,貿發局的主事者跟文化人聊及書展二十周年的新動向,文化人建議,書展在港已經無人不知,該是時候把聲望帶到北方,讓內地書民看見書展 能量,主事者認同,開展了具規模的北上路演,透過各式跟進報道,讓北人開了眼界,明白什麼是自由言說什麼是文化空間。一年下來,兩年下來,三四五年下來, 到了銀禧,台灣和大陸的傳媒幾乎比香港更提早也更積極關心書展動向,報道內容亦更深入更全面,如果文化是戲,這齣戲,被認真看見了。

這屆書展,或因是廿五周年,演講的作家特別多。董啟章、黃碧雲、鍾曉陽、廖偉棠的演講固然是主打,來自台灣的吳明益、劉克襄、陳雪,以及李敖和他的兒子李戡,亦是重點。還有上海的金宇澄,他的《繁花》滬上繁華,非上海人不容易讀懂,猶如非香港人不易讀懂董啟章。

對了,蔡明亮、王家衛、閻連科,都不可錯過。還有妙語連珠的倪匡先生,瞇起眼睛,笑著,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已足勾動智慧。

廿五年,路不好走,幸虧走出了一條香港新路。不能說不值得拍掌鼓勵。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逛逛書展,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