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論吉田修一《平成猿蟹合戰圖》的城鄉關係

「猿蟹合戰」的城鄉觀 30/6/2014 湯禎兆

【文匯】既然提起吉田修一,仍意猶未盡想繼續。他處理日本的城鄉關係甚為敏感,較為人傳誦的《惡人》(2007)正是刻畫於地方都市出身的青年,透過手機的交友網站與女性結識,最終釀成一宗命案,以及與另一女人浪跡天涯的逃亡經歷。

至於2009年的《橫道世之介》,則講述由地方上東京的正直青年,如何在短暫的人生中,於他人的生命中留下溫暖的色彩。兩者情調一陰冷一微熱,節奏起伏更南轅北轍,可是乃同樣處理地方與都市之間的關係,當中同時涉及人物的往還,甚至包含人物在不同地方的性格變化--即一種人與地之間的互動牽連,而這正是吉田修一關心及擅長的小說主題。

在2011年的《平成猿蟹合戰圖》(中譯本2013),吉田修一對角色與空間地域的關係同樣敏感如一。小說大 體上是以一眾高中畢業後進入成人階段的青年男女為切入引子,居於長崎離島的美月帶同嬰孩瑛太上東京新宿歌舞伎町,尋找任職牛郎的丈夫朋生,而她在朋生工作 店外等候期間認識了純平,他目擊到一宗致命交通意外的掉包情況,於是想與朋友合作去要挾真正的司機。小說有日本古老傳說的「猿蟹合戰」的原型存在,但作者 顯然想把一眾來自不同地方都市的小說人物,包括日本的五島、長崎及大館等南北之地混成一體,彼此由「上京」的向心描繪,到回到地方尋回自我加以發展,作一 次完整的投射表白,大抵可以說明了吉田修一此時此刻對城鄉互動的當前體會。

是的,他沒有迴避城市對地方來客的誘惑力,最明顯的例子是美月 千里迢迢上京,千方百計希望尋找到朋生的影蹤,但小說中插入神來一筆,就是她抵達東京後並沒有立即到歌舞伎町尋夫,反而是抱著瑛太直奔迪士尼樂園,玩到關 門才迫於無奈離開。這一小節正好說明城市象徵符號,在地方來客心目中不可替代的重要心理地位。有趣的是,一旦對應現實情況,可能會有更深刻的理解。小說成 於2011年,同年東日本311大地震成災,大家都有深刻印象。現實中在大地震之後,東京迪士尼樂園一度休業,即使重新開園後,也出現入場人數低迷的低潮 期,樂園也用了五花八門的各式優惠,企 圖吸引顧客重新來園遊玩。此所以吉田修一在小說中描述美月對迪士尼的情意結,那其實是超乎現實的一種心理象徵寫照,也從而反映出為何來自南北東西的地方青 年,必須要踏足東京,生活於此的精神狠勁心情背景。

和吉田的其他作品不同,一般的城鄉對照的書寫焦點,均集中在入城後的變化--《惡人》 中象徵性的精神腐化,以及《橫道世之介》的純情流芳,是一種一體兩面式的分流處理,代表了兩種由鄉入城後的可能角度。而在《平成猿蟹合戰圖》,吉田同樣強調都市生活的黑暗腐化面,令到大家成為彼此傷害,互相彰顯人性陰暗面的角力場,連來自鄉郊的朋生及純平也不例外。小說不同的地方,是把人性的戰場最終回歸 轉移回地方,以純平忽然願意回鄉參選作為下半部的發展脈絡,身邊一眾小人物會環繞他的舉動加以配合,構成一場螳臂擋車的角力戰(純平要在地方挑戰一名長期 連任的舊政 客)。

因此小說的脈絡骨幹,便變成為由鄉入城,然後再由城回鄉的演化來。這一點極有意思,當中也暗示出日本的未來,應該在地 方的重建上,尤其吉田修一是以政治選舉作為情節發展的重心,當中的寄託象徵便來得更為明顯清晰。在過去的城鄉對照作品中,此屬十分不尋常的處理手法,而小 說中也強調一眾小人物在遠離城市之後,好像均能擺脫不同形式的羈絆,得以看清自我的原貌,從而站穩腳步而重新上路。甚至連純平及朋友要挾的對象,亦與他們 連成一線合夥成眾,去共同對抗政治上的頑固保守勢力。

此所以儘管小說的而且確寫得較為樂觀及天真,但卻暗地裡默默道出了吉田的所思所想。處理城鄉關係來到這一步,看來吉田都已確認了自己作為創作人的取態所在了。

《平成猿蟹合戰圖》
作者:吉田修一
譯者:鄭舜瓏
出版:新雨出版社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