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偉寫陳曉蕾兩篇

而今報紙專欄垃圾不如,寧願看他們二人,曾是同學更加美妙。
陳曉蕾在facebook澄清入C班的緣由:「唏,我是因為喜歡畫畫,才主動入C班的~」

陳曉蕾同學1988 2/7/2014 陳俊偉

【東方】有一名女子叫做陳曉蕾,是近年深受矚目的獨立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死在香港》、《阿媽》等。而她是我的中學同學,相識於1988年。

那年中五,我會考衰左,在原校留級,被編入5C班,本來低我一屆的師妹陳曉蕾變成平起平坐的同級生,大家沒有太多接觸,但我記得她英文不錯,有一點大小姐的傲氣,在她的記憶中,我是有點孤僻--作為一個自卑的Repeater,總不會輕鬆開朗與人打交道。

1988年後,我們沒有再見。雖然同在傳媒行業,但沒有在任何場合碰頭;縱使曾効力兩間相同機構,卻是前後腳入職和離職;儘管10年來共用同一位髮型師,光顧時段往往南轅北轍。

完全想像不到,26年後的今天,基於某個採訪工作,我們在京都重聚,還擠出少少時間,結伴遊逛於鳥語花香的宇治三室戶寺。

在讀書時代,我和陳曉蕾並不突出。5C班有點像「徙置區」,考不入理科或不想讀理科,又躋不上最優秀的文科會計班,都被撥歸到這裏。

那個無知年頭,我們都迷信考試成績足以劃分了同學的高低和決定了未來的前路。26年後,真相大白,誰沒比誰優秀,反正大都營營役役勞碌一生;至於誰比誰開心,更是干卿底事。但我們暗地裏相信,做着忠於自己的事,才會走出鳥語花香的人生旅程。

此時,身旁年輕美女記者插嘴:「1988年?我剛剛出世。」

別人套上的光環 3/7/2014 陳俊偉

【東方】昨天提及,著名獨立記者陳曉蕾是我的老同學,自從1988年做過同班同學,便各散東西沒有相見,直至近日機緣巧合,在京都再次聚頭。

我自問對陳曉蕾認識不深,只從各大媒體得知她的工作情況,繼而產生了一些想像和假設……所以,出外用餐之前,我會問她是否茹素,她說不是;集體逛街時,我打聽她可會介意去購物區,她說沒所謂。她知道我在想甚麼,笑笑說:「我明白你為何這樣想。」

是 的,面對一個寫盡廚餘問題、綠色生活、自耕自足的揚眉女子,我雖不致於認定她是「女版周兆祥」,但會循那個方向去構想,猜測她就算不是Vegan也可能是 Vegetarian,假想她已放下所有物欲或只穿Organic Cotton的衣服,她笑言:「我只是一名獨立記者,我真的無意當一個甚麼綠色代言人。」

光環都是別人套上,她大可不必了,當記者時全力去採訪要關注的議題,不用工作時大可輕鬆享受一下--對宇治區的手製抹茶糯米丸子喜愛有加,對京都凱悅酒店的士多啤梨Meringue讚不絕口,對 Sou•Sou的伊勢木棉花花頸巾愛不釋手,對Design Tshirts Store Graniph的可愛斑豹圖案連身裙一見鍾情……

不過,她是陳曉蕾,活得很有原則,一條頸巾一條長裙已是極限, 購物太多只會徒添浪費,用餐亦堅持絕不吃剩。她絕對不是那些口講無憑口不對心的產品代言人,她是一個忠於自己貫徹信念的揚眉女子。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