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眼看書

不一樣的閱讀 4/2/2012 阿濃

【大公】寫了一則兒童故事,是關於松鼠的。給一位芭蕾舞教師看,她不但教舞,還會編舞。她一面看 一面做出各種松鼠的動作,然後說:這故事可以演出。她說她看的時候眼前會出現一個個舞台畫面,告訴她這個故事能不能編成一隻舞。我說我寫這故事時,沒有準 備把它搬上舞台,否則會出現更多的畫面。於是我想到不同的人在閱讀同一篇文字時,會有不同的反應。

電影編導一面看一面考慮故事的戲劇性和角色的特點。監製則考慮票房價值和找人投資的成功機會。編寫課本者一面看一面考慮故事的教育性,文字的水平,適合的年級……如果是政敵或文章對手,就要 用放大鏡挑它的錯。如果是自己所愛的人的作品,那就要拚命找它的優點,以便讚美。一本《紅樓夢》有人看愛情,有人看豪門盛衰,有人看人物描繪,有人卻專看 書中詩詞、書中藥方、書中食譜、書中伏線甚至書中錯漏。

魯迅在《狂人日記》中寫那個「瘋子」讀書,在字裡行間,看到的盡是「吃人」二字,這些都屬於不一樣的閱讀。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