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棒球小說的不同面貌

東野與伊坂的棒球小說 17/7/2013 湯禎兆

【文匯】事實上,透過棒球來表現出對夢想的熱情,最終與結局的成敗並無關連,一切不過及身而止,而當中的投入熱情正好可以用來燃燒歲月,好讓將來自己可以有追思緬懷的人生內容經歷。

如 果我們把時空扯回眼前,其實不難發現萬變其實仍不離其宗。東野圭吾的《魔球》正是貨真價實以高校棒球比賽作為背景,從而建構出來的連續殺人案件式的推理小 說。但在一眾類型元素的迷霧掩飾下,他所依戀不息的也是天才投手須田武志的敗者人生。他來自破碎家庭的成長背景,迫使以棒球上的才華,去追逐乃至探尋所有的物質與精神上的補償,結果亦以生命來作為換取交易的代價--東野很清楚棒球小說的敗者美學傳統,故此也沿此正式來經營自己的起步作(東野雖然是以一九八 五年的《放學後》打出名堂,但其實《魔球》在更早的八四年已完成,且屬江戶川亂步獎的後補作品)。

去到伊坂幸太郎的〈洋芋片〉(收錄在 《Fish Story 龐克救地球》),就已演化成一種雙重敗者美學的挫敗物語。主角小偷今村和不受重要的職棒球員尾崎在醫院出生時被換轉了,前者知道一切,而後者 卻懵然不知。今村為了彌補養母失去了一名職棒球員兒子的遺憾,於是暗地裡竭盡所能去保護尾崎,甚至不惜鋌而走險以非法的手段,為尾崎爭取上場表現的機會。 最終尾崎也不負眾望,在危急關頭擊出全壘打。兩位現實中的落水狗,在互不知情的交匯下,在小說文本中為人生創造出一次勝利的經驗,收到負負得正的效果。當然,伊坂明白棒球小說的可能及不可能性,此所以在製造出高潮前,他已經借小說其中一名角色黑澤的口中,精準道出棒球小說的核心神髓:不過是支全壘打,救得 了人嗎?

嘿嘿,世界當然在全壘打仍然如常運作,不過全壘打仍是要揮出的,此也正是日本作家還是繼續要寫棒球小說下去的硬道理。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