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濃的「濃」

這個「濃」字 23/10/2012 阿濃

【文匯】我的筆名有個「濃」字,很淺的一個字,卻常常被弄錯。

一個相識了三十年,每年總有七、八次相見的朋友,最近把他的第一本書贈我,扉頁上寫的是「阿儂先生指正」。

一個新認識的朋友說他每天看我的專欄,跟著說:「你一定是上海人,上海人不是常說『阿拉儂』嗎?」的確,在上海話裡,阿拉等於我,儂指的是你。但我這個「濃」字不是人字旁。

前輩作家筆名「農婦」,她的文章常提及她有一個癩痢頭兒子,就因為「濃」、「農」相近,有人問我是不是那個癩痢頭兒子,想像力夠豐富的。

台灣詩人林煥彰,擅寫兒童詩,他送過一本詩集給我,寫的就是「阿農指正」。我懷疑,他有沒有看過我的書?包括我送他的那些。

至於把「濃」讀成「龍」的就更多,我的「濃」是鼻音,「龍」不是。名字中有「龍」字的不少,每聽到有人喊「阿龍」,我仍要肅然靜聽,怕是叫我。每聽到有人正確地以鼻音叫我,我會向他豎起大拇指。

要補充的是上海話「儂」是你,但書中的「儂」卻是「自己」:「今日葬花人笑痴,他日葬儂知是誰?」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