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村上龍《伊維薩》的兩種面向 

資本主義的崩壞--村上龍的《伊維薩》 
25/8/2014 湯禎兆

【文匯】近年內地引進的日本當代小說,除了村上春樹是出版界 炙手可熱的風雲人物外,一度曾經與村上春樹齊名的村上龍,亦在重點翻譯之列。他的舊作也一本接一本在內地推出,雖然氣勢與村上春樹的著作絕不可同日而語, 但作為一種「殘務整理」式的引進,我認為還是有爬梭整理好脈絡的需要。

資本主義的荼蘼
村上龍的小說一向「重口味」,由學運、性變態、色情事業世界乃至反建制的宣揚社會解體行為等等,簡言之可謂與時代氣息一直緊扣相連。有趣的是,內地正好逐一把這些小說譯出,本來可謂與官方定性的意識形態大有出入。然而我的反思,是村上龍所針對的世界,正好呈現出資本主義走到荼蘼後的不同崩壞情境,反過來其實正好說明此路不通的窘境,所以恰好可以反 面教材視之,故此小說中任何過激的描述刻劃,正好用來成就出一種引以為鑑的閱讀效果來。

就以2013年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的《伊維薩》 為例,那是一本村上龍以西班牙度假小島IBIZA為名的情慾作品,講述名為黑澤真知子的女主角,一次應富有男士奇特邀約赴歐洲的縱情色慾魔幻歷程。那是繼 《萊弗士酒店》(1989)三年後的作品,日本原版在1992年出版,同樣是探索人性內在狂氣之作。從另一角度而言,《伊維薩》是村上龍嘗試呈現如何控制內心狂氣,努力加以正視面對的現代心靈失落之作。正 如他在後記明言:「這是一個毀滅性的故事。是一個女性把與自己對峙的旅行付諸實行的故事。與自己對峙是危險的。毒品、宗教、藝術、性愛(還有幻影),都是為了迴避與自己對峙而存在。我是誰?不要問這樣的問題。」如果我們對照村上龍的前作《萊弗士酒店》,女優萌子為了尋找前度攝影師男友狩谷俊道,而來到新加 坡著名的「萊弗士酒店」,並出現進入一次奇幻的內心探索過程,當中益發揭示出其中的空洞來。這一次《伊維薩》可說更進一步,從女性角度更強化對毒品、宗 教、藝術和性愛的沉溺,由此去披露資本主義高峰背後的荒涼幻境。

泡沫經濟的遺痕
黑古一夫在《對抗「危機」的想像力--村上龍》 中,正好把小說中的殊性與時代的共性連結起來討論。他指出主人翁黑澤真知子是一名白天坐在汽車公司的傳達室,晚上和各式不同男人睡覺,且不定期與自由職業 的有婦之夫保持性愛關係的一人。與有婦之夫分手後,便開始出現幻覺及幻聽的毛病,終於要進入精神病院治療。她的背景設定,正好作為隱喻寄託出眼前時代的扭 曲變異情況,由是去帶出詰問:怎樣才是正常?甚麼行為以及至哪一程度才屬變異?

黑古一夫分析《伊維薩》的撰作期,其實乃處於日本泡沫經濟的高峰日子。小說由1989年1月開始在刊物連載,直至1991年12月才終刊,然後於1992年結集出版。正好處於柏林圍牆的崩壞期前後,社會上一切的 價值標準恍惚失衡而需要重構。小說中真知子在出院後三天,在銀行提款機旁遇上一名穿意大利西裝的男子,當晚已成為情人,而他後來更把去歐洲頭等機艙的飛機 票交給她。黑古一夫認為「灰姑娘」式的情節,正好屬於泡沫經濟高峰期的想像產物,在一擲千金的時空中,滿地萬金不多不少正好適合形容當年的日本富裕之境。 而真知子的幻覺幻聽,正是一種在富裕世界中失去目標的狂氣反響,其後性濫交、吸毒、通靈乃至殺人等不同情節的鋪排,不過是內心狂氣逐步升格的不同變化,而 在直視的過程中,以上的迴避方法恰好一一 說明僅能提供短暫的麻醉作用。

大浦康介在〈村上龍--感覺的思想和《伊維薩》〉中的批評則較嚴苛,他認為《伊維薩》乃一無聊的小說。因為此乃百分百主題先行的作品,後記中提及的「毀滅性」,正屬一預先張揚的設定,於是《伊維薩》便淪為一本「觀光小 說」。讀者跟從村上龍經歷一場文字上的縱慾旅程,然後便安心回到自己認同肯定的價值體系中去。我認為黑古一夫及大浦康介提供的正好是非常典型的兩種《伊維薩》讀法,當然哪一種角度才適合你自己,就視乎你身處哪一時空及擁有的閱讀經驗了。

《伊維薩》
作者:村上龍
譯者:李重民
出版:上海譯文出版社(2013年3月)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