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穎燕賞東野圭吾《解憂雜貨店》

解憂者,唯自己而已 24/8/2014
雜誌編輯來穎燕

【晶報】東野圭吾是日本文壇久負盛名的「推理小說大王」,但這本堪稱他最受歡迎作品之一的《解憂雜貨店》,卻並非一本推理小說。當然,它浸淫著東野作品緊張而懸念迭生的特質,如小說封面的推介語所說「不是推理小說,卻更扣人心弦」。這一次東野圭吾的機智和細膩,指向了對於人們生活情狀的描摹。

故事發生在一家神奇的雜貨店中。顧名思義,它能「解憂」--如果你有了煩惱,只要寫下來投進雜貨店的卷簾門投信口,第二天就會在店後的牛奶箱裡得到老闆的回信。

於是,借由著這些信箋,俗世凡人的心事在我們面前一一鋪展開來--因為男友身患絕症,但又不想放棄參加奧運會夢想的靜子,懷揣音樂夢卻又不得不面對繼承祖輩魚店責任的克朗,徘徊於順從父母還是過自己嚮往的生活的浩介,為了籌錢以報答恩人而猶豫是否要去做陪酒女的靜美……

這些困擾,如果割裂開來看,只是可以隨時發生在你我身邊的尋常困境,並不新鮮離奇,然而東野圭吾的謀篇和構思讓這些看起來不起眼的小事件間產生了不可思議的勾連--故事從三個小偷闖入看似廢棄的雜貨店切入,而這天其實是雜貨店老闆三十三周年的忌日。在這段時間裡,雜貨店擁有著連通過去和現在的魔力,當初那些曾經陷入困境求助於解憂雜貨店的人們,命運之旅竟佈滿了不可思議的交集。「懸念」在這本小說中的作用不再是推進故事情節的助推器,而是將這些人物命運環環相扣在一起的繩索。而東野圭吾遊刃有餘地從不同的角度介入到這些小人物的故事中,穿梭在過去和當下的時間點,讓這些小事件形成了盤根錯節的樹狀圖,最後又令人驚訝卻合理自然地相互影響和承托。

《解憂雜貨店》毫無疑問有著治癒系作品的特點,但作者的意圖又絕不止於慰藉困境中的人們。這些看似在雜貨店老闆的幫助下找到人生方向的人們,到最後都會發現,他們只是按照自己的意圖來理解了老闆的回信,人生的答案只有自己能給。正如雜貨店老闆所說:這些來諮詢的人「都是內心破了個洞,重要的東西正從那個破洞逐漸流失」,而他所做的只是「激發他們內心真實的想法,讓其找到正確的道路」。而東野圭吾的獨到就在於他的重心不在於「暖心」,而是在細節中讓人們領悟到當站在命運的十字路口,一個當時看來微不足道的選擇會如此深刻地影響自己和他人的命運。如美國詩人弗羅斯特的《林中路》所寫:「一片樹林裡分出兩條路--而我選擇了人跡更少的一條/從此決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解憂雜貨店》在東野圭吾眾多的作品中有著特殊的位置--雖非他的典型性作品,卻更明晰地凸顯出其作品的特質--追求細膩的情感體驗,有著日本文學纖細、哀怨的特點,同時又常將個體置於真實的時代背景下,在描摹普通人日常生活的過程中蘊藉對社會和人生的思考。

多年來,東野圭吾在文壇上以推理小說而聞名,卻不願落入窠臼。於是,他不斷變換自己的創作手法,古典、科幻、趣味、日常……他似是在以這些嘗試來達到傳達特殊人生體體驗的目的。如今,他甚至跳離了推理小說的範疇,這部《解憂雜貨店》或許是他全新嘗試的開端。

在談起這部特殊的作品時,東野圭吾說道:「如今回顧寫作過程,我發現自己始終在思考一個問題: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希望讀者能在掩卷時喃喃自語:我從未讀過這樣的小說。」

《解憂雜貨店》
(日)東野圭吾著
李盈春譯
南海出版公司
2014年5月版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