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解憂雜貨店》出版報導

東野圭吾展現溫情 《解憂雜貨店》近日上市
16/7/2014 劉婷

【北京晨報】 繼《白夜行》之後,日本著名推理小說家東野圭吾作品《解憂雜貨店》由新經典文化策劃推出,近日上市。此次出版的《解憂雜貨店》與東野其他作品風格不同。這不是推理小說,作者一改往常鋒利、老辣的筆觸,用穿越時空的手法,描述了捲席門後的雜貨店「變身」為煩惱諮詢室。東野圭吾也在書中展現出自己的溫情一面。

據介紹,該書講述現實中的人們紛紛將生活中遇到的有關親情、愛情、家庭、夢想、未來等各式各樣的煩惱寫在信中,通過牛奶箱傳遞給店裡的人。人們從那裡收到充滿睿智的回信。等故事完結,雜貨店的謎底也一一被揭開。東野圭吾說:「如今回顧《解憂雜貨店》的寫作過程,我發現自己始終在思考一個問題:站在人生的岔路口,人究竟應該怎麼做?我希望讀者能在掩卷時喃喃自語:『我從未讀過這樣的小說』。」日前同為東野迷的知名編劇、策劃人史航,學者止庵共同出席了以「東野圭吾也溫情」為主題的《解憂雜貨店》新書首發式,與現場讀者一同探討這部暖人心間的作品。止庵表示,東野圭吾是寫了很多推理小說,但也寫了不是推理小說的作品。其實我們說的推理小說在西方是屬於大範圍之內,就是懸疑小說範圍內,還有犯罪、間諜小說。還有就是非幻想的懸疑小說,不是超現實的那種有懸念的,都 歸到懸疑小說這個範疇。

此外,止庵表示,東野圭吾的作品還可以用現實和超現實、冷和熱來分類。就冷和熱或者說冷酷與溫情來說,東野圭吾能用兩種筆寫東西,有時他寫的壞人,壞得沒法想像,他覺得最壞的就是其筆下《惡意》里的犯罪者以及《白夜行》的女主人公。《惡意》裡的惡是沒有底線的。而其另一部作品《紅手指》裡,善是存在於惡的底線之下,人惡到後面,把善給挖掘出來,最後殘存一點善。《嫌疑人X的獻身》裡其實沒有善,是一種惡,用愛的方式體現出一種惡。他認為東野圭吾寫得最好的善是《新參者》,因為他會寫普通人的善,不能寫超人的。《解憂雜貨店》是一本關於溫情的書,這溫情不是《嫌疑人X的獻身》惡的溫情,而是善的溫情,不用毀滅作為代價就施行了愛,而且《解憂雜貨店》是一本表達溫情恰到好處的書。

據新經典文化外國文學總編輯黎遙介紹,東野圭吾的作品自2007年底進入中國以來已出版64部,銷量累計超過600萬冊。早期作品多為精巧細緻的本格推理,後期文字鮮加雕琢,敘述簡練,情節跌宕詭異,擅長從極不合理之處寫出極合理的故事,功力之深令人瞠目駭然。他說:「《解憂雜貨店》是東野圭吾作品中最催淚、最感動的作品,作者用溫柔的筆觸撫慰人們內心的種種煩惱,每一個情節無不讓人為之動情。」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