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解讀宮藤官九郎之妙筆

回到文本看宮藤官九郎的妙手 
26/2/2014 湯禎兆

【第一財經日報】宮藤官九郎已成為目前日本最炙手可熱的編劇之一,他兼有導演和演員的身份,作為編劇,也長期在戲劇舞台及影視作品兩端游走,多才多藝的形象深入人心。

2013 年是宮藤大爆發的年份。上半年他的在NHK播放的晨間小說連續劇《海女小秋》大獲好評,每周平均收視率均保持在20%以上,是近年來的紀錄。此外,《海女 小秋》也為拍攝地岩手縣久慈市帶來巨大經濟利益,傳媒稱之為「海女經濟」;岩手縣的總體經濟收益達32.84億日元,甚至超越鄰近地區的祭典效應。而去年 也是他的電影豐收年,執導作《中學生山》(香港上映時名為《中學生自舔夢》)備受矚目,而為水田伸生撰寫的劇本《謝罪王》亦同時上映,鋒頭可謂一時無 兩。

日常與普通
日劇的熱潮或多或少都與由編劇北川悅吏子打造的「潮流劇」有直接關聯,上世紀90年代是「月九」的天下,富士台 周一晚上的九點檔,成為年輕男女的人生戀愛憧憬要塞。被譽為「戀愛之神」的北川,憑《愛情白皮書》、《悠長假期》、《最後之戀》及《美麗人生》等廣為歡迎的作品,建構出個人以及社會的戀愛追夢熱潮。她的王牌招數是把遇上人生瓶頸的戀愛者心理,置於日常風景中作細緻具體的表現,於是產生龐大的共鳴效應。與此同時,社會開始從泡沫經濟的爆破中覺醒過來,對平凡的日常生活也喚起切入體會的心理,社會背景和日劇世界正好處於互動調節的狀態。

然後是零零年代的降臨,岡室美奈子在《宮藤官九郎以「普通」為目標--吐槽和虛構的力量》(《EUREKA》,610期,2012年5月)一文中認為,宮藤登 場時一切已有所轉變。簡言之,大家都明白日常再不是那麼「日劇化」的場所,1995年有阪神大地震及沙林毒氣事件;2001年有「9·11」,均提醒人 們,人生可能隨時終結。因而在零零年代,日劇大量湧現刑警劇及醫療劇種,正是響應日常生活早已與死亡為鄰的現實。而2011年的東日本大地震,只不過更進 一步強化及鞏固了社會潛意識。宮藤崛起的時代背景,基本上不是不可談夢想的話題,但前提是大家都清楚日常生活與死亡相鄰,所以最後的訊息反而是肯定對「普 通」的探索--當然,何謂「普通」就必須回歸至文本層次去檢視。

改編植入之王
日本的影視劇有大量豐富的小說文本支撐,尤其對剛出道的編劇而言,把暢銷小說改編成日劇或電影,幾成必經之路,又或是考驗實力的訓練場。

宮藤也不例外,而他的成名與擅長在暢銷小說中植入個人觀點頗有關聯--這一點絕不容易,暢銷小說有固定的忠實粉絲支持,要讓人不反感而接受個人植入的想法,較構思原創劇本難度更高。

以石田衣良的名作《池袋西口公園》為例,本來作品屬沉鬱的不良少年作,但在宮藤筆下卻呈現出輕鬆調子,把吐槽趣味融入其中,令電視劇意外地吸引到小說讀者以外的觀群。

而最成功的例子應數改編自東野圭吾的《流星之絆》,原著講述三兄妹為了向殺父仇人報仇,用盡辦法尋兇,但與此同時亦成為經濟罪犯,可謂於扭曲暗黑的人生中成 長,內容甚為灰暗絕望。小說本身亦向道德的黑白界線挑戰,暗中似乎認可了三兄妹作姦犯科報仇的舉動。但宮藤直言,假若一本正經地去描述這個復仇故事,看來 也不太可能吧!所以在電視劇中,加入了不少原著中沒有的日常無聊對話,從而豐富了生活氣息,弟弟妹妹甚至嘲笑大哥功一,恍若「可憐村的村長」!在原著中留 白的位置填上自我虛構的部分,本質上是去破壞小說本身的沉鬱世界,而這正是宮藤作為創作人不認同原著的表現。但他厲害之處,就是並非去破壞原著的情節內 容,因為此舉必定要遭忠實粉絲的痛斥,而是利用大家都不易察覺的氣氛轉移,去觸發觀的笑聲,而笑聲自身其實正是對東野原來文本的否定!

《海女》的世界
《海女小秋》更有趣的地方,是把內容一分為二,前半是故鄉篇,後半是東京篇,以便同時響應2011年東日本大地震後的時代氛圍。前半講述來自東京的小秋,隨母 親小春回鄉後愛上了當海女的外婆夏及她的伙伴,於是決定留在當地念書以及接棒當海女。下半則借鑒AKB(偶像團體)的構成法則,把小秋描繪成 「GMT47」的成員,從而經歷一系列類似AKB成員所體會的磨煉。

粗心大意的觀很容易把《海女小秋》視為追夢式的類型作品--小妮 子依循本性,堅持己見去探索前路,不正是公式化的青春無敵夢想至上的通俗劇程序嗎?然而只要細心觀察,就會看到在表面上討好的劇情框架設定下,小鎮用盡方 法復興,正是東日本地震後的主旋律,各地都希望盡早走出輻射泄漏的陰霾;而模仿AKB,更是日本上下包括學院文化界均力捧的萬眾一心形象工程,由此找到八 面玲瓏人人叫好的切入點。這正是宮藤一向擅長的市場觸覺及高明技巧。

不過只要看下去,不難發現以上都是切入的幌子罷了。尋夢的背後早已 充滿血跡斑斑的痛苦回憶,小秋的明星夢原來不過是母親小春的翻版製作,而GMT之夢原來可以兒戲到因個人恩怨(小秋的經紀公司老闆原來與小春有私怨,因而 要封殺小秋)而夢醒。宮藤一直強調那種瀰漫在日常生活中的破滅氣息,所有傳統日本通俗煽情劇的元素,在他筆下都不過是表面討好的裝飾,但內涵卻截然不同。 現實就是這樣,沒有廉價的煽情終局,即使是對於NHK的通俗劇,都不可以。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看電視,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