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礪青閱周保松《相遇》

相遇周保松 15/12/2008 彭礪青

【文匯】周保松博士曾於《明報》、《信報》、《思想》、《讀書》、《書城》、《二十一世紀》 等各大報章雜誌撰文,這一次將所寫文章結集成書,文章議題雜陳,有些是作者撫昔往事,如從國內農村來港後的生活,如中大求學怎樣認識陳特教授,有些是作者撰文紀念北美的政治哲學家諸如羅爾斯、金里卡、諾齊克等人,有些是作者寫給政治與行政系同學的書信,也有些是作者對香港資本主義單一價值觀的反思和批判。

書中最引人注目的文章,應該是〈活在香港:一個人的移民史〉,因在香港投稿無門,作者投到台灣報刊,豈料一石激起千重浪,反應熱烈。周保松在這篇文章裡剖白 自己的新移民經歷:父親在1981年來港,於是他也在1985年來港,並住在擁擠的深水舊區。對國內的美好憧憬,加上資本主義社會的醜惡面貌,令作者強 烈反對父親來港的意願,父子倆甚至經常因此激烈議論。作者對新移民社群的關懷,對政治哲學的熱忱,說不定也是童年思想的折射。

但作者很快 便看到香港的矛盾特質,香港雖然「經濟掛帥」,但自由的氣氛卻令他們很容易接觸到文學作品及外國思想。他們來自知識渠道匱乏的七十年代中國,面對林林總總 的精神財富和咄咄逼人的經濟現實,有人選擇商學院卻又捨不得精神的探索,最後仍然回到人文學科,周保松是其中一個例子。因此,周保松亦深刻體會香港單一價 值觀的悖謬,以致念念不忘地呼籲要建立「文化多元」的社會。

作者從自己的移民經驗出發,指出香港社會崇尚僅有「工具價值」的「經濟人」, 漠視人的政治及文化需要。要令社會撥亂反正,就必須提倡一種真正具人文精神的教育。大學的目的乃是要培養「自由人」,自由人有「自我反省」、「自我批判」 的能力。作者提到哈佛大學校長福斯特對學生的一番講話,福斯特並沒有反對畢業生追逐財富,只是指出他們有自由選擇哈佛或華爾街價值,而只有博雅教育 (liberal arts education),才能協助畢業生反省人生。福斯特說博雅教育在哈佛價值和華爾街價值之間應持中立態度。但周保松議論說,如果不培養獨立思考和明辨是 非好壞的能力,就無法知道這種選擇的自由是否正確,如果身處的社會只有一種強勢價值,那麼選擇空間便十分狹隘。我認為這篇〈個人自由與意義人生〉正是周保 松的核心意見。對福斯特的修正,恰好表明他那執著於「正義」與「真」的自由主義者立場,認為任何抱「中立價值」的「自由放任」社會,最終只會鼓勵消極及不 道德的生活。

在成長路上,周保松不也遇到過選擇的困境嗎?讀到作者在思想上的探索,我發現蘇格拉底在審判時的自辯,深深打動了這位尋找意 義的知識青年,在放棄商科、修讀哲學後,他又選擇政治哲學作為學術的志業。在寫給中大政治系同學的書信中,這位老師不忘以韋伯的文章〈學術作為一種志業〉 諄諄告誡他們:大學提供的人文教育,就是要用來關心、回饋社會,故此大學生都不應妄自菲薄,沉迷物質金錢。

周保松深受亞里士多德的政治觀 影響,相信「人(異於動物)的價值」,乃是群居、群治的政治特質。由是之故,政治是關於所有人的事情,是以公義維護所有人利益的重要學問,所以政治哲學的 教育就成了改變香港社會風氣,以致促進民主的重要一步。追求關懷社會、反躬自省的人生,無論在香港還是其他社會,都不是多數人所為,然而這卻是政治生活和 民主參與的前提。

教育也很重要,全書主題,除了新移民問題外,大抵就只有「政治」和「教育」了。作者認為教育應該將人從一種狀態,帶到另 一種(更好的)狀態,而不是香港社會的理解,即能為社會所用。本身不是新儒家的周保松,目睹以儒家經典作為格言的大學教育,正日漸淪為捨本逐末的商業行 徑。作為一位教師,作者既前瞻未來,亦為現狀而憂慮,當這份憂慮被現實兌現,就發乎文字,並希望藉此與讀者「相遇」,這樣說來,《相遇》又很有「立言」的 味道。

《相遇》
作者:周保松
出版:牛津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8年11月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