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礪青閱西西《我的喬治亞》

西西的「喬治亞」 10/11/2008 彭礪青

【文匯】沉默了好一陣子後,西西又推出兩本新書,與讀者展開別開生面的奇趣建築之旅。 兩本書中,《看房子》 純粹是作者暢遊世上千奇百怪的建築物,而續集《我的喬治亞》則是一本遨遊英式玩具屋的新式小說。故事發生於英國喬治亞式房子裡,裡面有男主人、女傭、少主 人和他的叔叔。這房子其實是作者在瑞士買來一間富英國喬治亞時期風格的玩具屋,作者一邊講述這幢「房子」,和這幢「房子」所屬的喬治亞時期英國,一邊又假 設自己與這幢房子裡的人物(其實是玩具)對談,而房子裡的人物之間也就當時見聞作對話。熟諳建築及美術史的西西,在這部小說中仍舊採取那種看似天真、實則 複雜的思維角度,旁徵博引地建構一個別開生面的卡爾維諾式故事,不過在這部小說裡似乎也作出一點點改變。

部分西西的讀者或許會覺得《我的喬治亞》仍然沿襲其一貫風格,仍然喜歡一邊說故事一邊細說典故。不過,這次作者卻沒有像一般認為的涉及香港歷史和身份回歸的問題,也許這種「轉向古典」的 趨勢早在《故事裡的故事》時已經開始了(見《浮城1.2.3》何福仁的〈前言〉)。「喬治亞房子」可被視為作者私密的內心世界,玩具屋內預設有血有肉的人 物則是作者憧憬那個時代的普通人物,他們過著優哉悠哉的富裕家庭生活,偶爾(例如那個當兵的叔叔)才會觸碰到一些時代大事件,例如啟蒙時代思想。當然那個 英國不是十全十美的,既有富人和啟蒙思想家,也有文盲、黑奴,有被迫當女僕的窮家女。但作者知道自己的限度,所以說「我們反映現實,該反映到甚麼程度﹖」 (113頁)

讀著《我的喬治亞》裡面關於英國建築及文化的講述,我真以為作者的焦點已經從過渡時的香港轉移到十八世紀末的英國,然而在十 八世紀末的英國不也出現了一個曾經覲見過乾隆帝的馬嘎爾尼嗎﹖不過作者只是將那段關乎中英兩國外交的歷史稍作交代,便又回到她的英式房子裡。或者應該這樣 說﹕全書透過喬治亞式房子,反映當時英國以至歐洲,借古鑑今,這樣的歷史視角,又似乎比西西以往的作品更開闊了。

全書充滿優閒、舒坦的氣 氛,這和西西以往的小說不同。從《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開始,讀者每次閱讀西西的小說,自然會落入西西的世界裡。西西喜好具備藝術空間感的事物,讀者對 《地氈》和《我城》裡面的世界耳熟能詳,然而在故事背後總是感受到那份對身份時代的焦慮、那份對書寫技巧的執著,然而《我的喬治亞》卻能令讀者放鬆一下, 彷彿終於可以沉醉於那個非關自身的有趣故事,拋開九七回歸和身份認同的討論。

筆者姑且將這種特點視為作者的「成熟風格」。無論在語言和情 節上說,《我城》都不是簡單易讀的故事,然而《我的喬治亞》卻可以輕鬆地閱讀,她的語言更平易、更從容,時而是作者的旁白,時而是少主人湯姆和愛德華叔叔 的閒談,恰如置身於恬適、嫻靜的環境,令人想起英國喬治朝的文風,那位曾在南海公司任職的查爾斯.蘭姆,他的《伊利亞隨筆》不慍不火,道盡世故人情,《我 的喬治亞》的風格很能呼應那個時代的英國文學。

如果看過《白髮阿娥》和《哀悼乳房》的讀者還記得裡面的疾病、老年和身體痛苦的話,也可 以將《我的喬治亞》視為作者心靈的療養院,在那裡作者可以找到憧憬的美好事物,也可以洗淨自己的情感。白髮阿娥和《哀悼乳房》中的「我」,顯現出單獨女性 對身體感官的細膩書寫,而《我的喬治亞》則有幾個主角,連作者自己都變得中性,較傾向於對文化的思考。當然,如果西西不是女性的話,就不可能如此沉迷於娃娃屋,而身為男性讀者的我,卻較難體會這份迷戀,但每想到她怎樣在《哀悼乳房》裡直陳自己的病史,或者憑藉著《白髮阿娥》重構上一代人的前塵往事,我就明 白「喬治亞房子」對於西西有何意義了。

《我的喬治亞》
作者﹕西西
出版﹕洪範書店(文學叢書334)
出版日期﹕9/2008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