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磬賞藍星人《迷戀人間》

迷戀之必要 24/9/2007 洪磬

【文匯】青春文學可分為兩種:現在式與過去式。後一種在香港大概可等同於青蔥童真,因為無知所以 無憂,是作為成年人挫敗心靈的避風港而寫的。《迷戀人間》則剛剛相反,寫的是一位名女校高材生的幾段相當迷亂的事跡,用的不少是當時筆記或勞作,因而避開 了陳套的懷舊校園故事模式,穿插步出社會後的回顧,成功捕捉到一道真切深刻常常被抹掉的成長軌跡。值得所有關心教育、關心精英教育、關心女朋友心理者用心 細讀。

作者癡癡崇拜籃球隊的學姐、誠心追逐歌星偶像、支持英格蘭隊,也曾因冷面英國文學老師而愛上英國文學。對所有迷戀對象,她都曾投入 全部心思,千方百計親近,投資全部感情,為其狂喜因其痛哭,情緒意念如坐過山車。一個人之精神成長往往曲折離奇,在矛盾統一中打倒前一階段之自我,建立更 豐盈更世故的自我,而絕不是像會考課程般缺乏層次、線性累積。每個人的步伐都不同,無一套放諸四海而皆準的教法,而唯有多姿多采的人和百花齊放的風氣能提 供最多的人生養份、最適切的療傷。

歐洲歷史中由啟蒙運動過渡到浪漫時期中間有一段小插曲,叫「狂飆突進運動」(Sturm und Drang, Storm and Stress),代表正是《少年維特的煩惱》。主角因為興趣相投而一發不可收拾地愛上了友人的未婚妻,兩人活在詩歌當中,後來友人回來了,愛戀無望的維特 被社會觀念與個人的藝術事業挫敗擊倒,借了友人的手槍自殺身亡。那是後來的大文豪歌德的親身經歷,所不同者是他以寫作代替自殺,重獲新生。

狂 飆歲月中,以年輕主人公的感情代替禮教,在瘋狂與快樂中自我教養,在超現實中,唯有個人的感傷最重要。這種感傷既繫於他人身上,也往往是自我沉溺,因為迷 戀是單向的,與對象之間並無交集,「墮進愛河」其實是「墮進自我」。此幻象之產生,可能是生命懸在自己面前的一條蘿蔔,在投射中誘發自己的神秘本能,是一 種自我催眠。癡迷之價值,正在於可以提供足夠的力量突破外界加諸的限制,建立獨立而完整的自我。

不同於「美麗舊世界觀」,為觀眾描述單純美好的情境,《迷戀人間》的調子是內省的,不斷冒起的幻變心思是這調子的重點:

我 的眼睛只會停留在皮球和她身上,我開始覺得自己做的每一個動作,無論是拍球、傳球、射波或執波, 全部完美無瑕,她和朋友們說笑時笑得極甜美,爽朗的短髮被陽光塗上一層金光……Zarah的樣子較女性化,當不上萬人迷,卻是一股清泉(我覺得)。我簡直 認為這個世界上除了我以外,沒有人懂得欣賞她。

作者對籃球學姐的崇拜,令她努力練習,希望得到她的青睞,追求偉大;陳奕迅的情歌撫慰她的 情傷,補償家中缺乏的溫暖;英格蘭足球隊令她遠赴重洋,在狂迷中親身體會異國文化,更在其悲劇性的傷心同往中找到歸屬感;英國文學教師令她發現自己的尊嚴 和潛質, 是智慧的提升。到後來,一切都不再如當年般重要,留下的只有成長了的人,和美好的回憶。

「原來愛和恨可以同時消失。」其實執迷 之出處,在於太旺盛的生命力誤入歧途,看不到其他;執迷之消解,則標誌著生命力之轉化。值得留意的是,在書中我們看到迷戀不單止會帶來一堆美好或瑣碎的記 憶,也會闖出新路:作者因為英格蘭國家隊,竟然千里迢迢去看一場練習賽,更以之作為(英資?)大企業的暑期實習生簡報題目,完全出格,其神彩飛揚卻打動了 高層人員,得到一紙令人羨慕的見習管理人員 (Management Trainee)合約,踏上人生新階段。回顧起來,作者對那段迷戀時代的調子是肯定的、親切的,那衝勁明顯延續到人生新階段,因為自知所以自信,但願在將 來,這不會淪為一本緬懷之書。

「少年狂,老人精,少年不狂,又怎受得了老油條?」但也許唯有天資過人的名校生才會有這種膽識和魄力。如果香港的名校有甚麼成功秘訣,很可能就在於容得下年少輕狂,從中建立稜角分明的品格,日後成就與眾不同的事情。

迷戀人間
作者:藍星人
出版社:三聯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