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群陰《文匯》專訪

人氣畫家芭蕾群陰 戳穿芭蕾舞伶的內心戲
20/10/2014 尉瑋

【文匯】網絡上流傳一句話:不作會死,放在「龜毛」的芭蕾舞者身上可能正合適。在觀眾眼中隨時維持著優雅體態、舉手投足無可挑剔的她們,背過人群是否也有黑暗一面?在這個競爭極其慘烈的「血肉」行業中,她們如何 勾心鬥角,上演一幕幕精彩內心戲?來自台灣的網絡人氣畫家芭蕾群陰,在《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記》一書中,用洗練幽默的筆觸畫出芭蕾舞者的心機獨白與血淚辛 酸,一幕幕內幕八卦讓人捧腹之餘,也不禁對芭蕾舞伶「刮目相看」。

如此毒舌爆大料,怕不怕被芭蕾舞圈追殺?坐在記者對面喝著咖啡,芭蕾群陰大笑說:「她們愛我的毒舌,同樣的,我也愛她們的做作。」

2
芭蕾群陰把這個芭蕾娃娃視作是自己分身。天下文化提供

行業中的「爆料人」
最精彩的行業秘辛總是來自圈內人。眾所周知,娛樂圈中最猛的爆料往往來自化妝師與美髮師,那芭蕾舞圈呢?芭蕾群陰是人氣很旺的部落格畫家,而其真身正正是舞 蹈界中一人,常年為各個舞團設計服裝的他有機會近距離、長時間接觸舞台下的舞者,不知不覺積累了無數創作靈感。「很多舞者朋友都覺得我畫得很精準,因為芭 蕾很難畫,翻出來的腳面、每一個姿勢都有很強烈的規範性。」如此的專業與精準來自曾經的習舞經驗,早年,芭蕾群陰也學過舞蹈,甚至考上舞蹈系,但兩年過後 選擇了放棄。「發現自己不是那麼喜歡當舞者,太累了,沒有辦法一天到晚在那邊拉筋。那段時間很模糊:我好喜歡舞蹈,但是我不想去身體力行,也不想變成一個 舞者,要怎麼辦?」後來他終於找到自己的路,朝著幕後發展,到今天已經在服裝設計領域走了15年,雲門舞集、台灣舞蹈空間等多個舞團都是他經常的合作對 象,去年曾來香港演出的雲門2舞作《斷章》,配色獨特的服裝設計也正出自他手。

「以工作之名」,他不斷接觸大大小小的各種舞團和舞者,無 意間聽到舞者抱怨工作、八卦同事,五花八門的心機話題被他「無聊」地隨手畫在本子上,慢慢變成一個繪本。剛開始時,他只是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創作,初衷純粹 是「亂畫」,沒想到看了的舞者朋友們都很喜歡,還鼓勵他開一個專頁來放這些畫稿。「我真的搞了一個,沒想到第一天就有三千個點擊,我也嚇到。」之後的一個 月,那幅舞者輕鬆抬腳按電梯的圖更被全世界的芭蕾舞團不斷轉載,「大家不相信這是一個華人畫得,因為覺得東方的世界中又沒有那麼多的專業芭蕾舞團,而且畫 風也沒有很台灣的本土感覺,大家會揣測說會不會是法國人畫的云云。」

畫稿在網絡上累積了高人氣,很快便有機會出成書,這完全在芭蕾群陰意料之外。原本隨手記下的小故事,居然拼湊出一個鮮香活辣又有趣搞鬼的芭蕾新世界,更打破文化藩籬廣為流傳,他笑著驚嘆:「芭蕾真的很奧妙。」

排練室中的「金枝慾孽」
《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記》不是連環畫,更像是定格速寫,每一頁都是一個小故事或特定話題,從小女孩的芭蕾夢,到噩夢般的地獄式訓練,再到職場中硝煙四起的排練 室,芭蕾群陰筆下的舞者們不是光鮮亮麗的睡美人或白天鵝,而是隨時處於女戰士模式,為了凹出最軟的腰、蹦出最美的腳面而出盡法寶,其間還要眼觀四面耳聽八 方,為應付身邊默默出現的競爭者而絞盡腦汁–welcome to the real ballet world!

如此一來,繪本自然 走的不是卡哇伊路線,裡面的繪畫線條簡單得像時裝設計草圖,芭蕾舞者往往有著尖尖的眼角,心機浮在臉上。芭蕾群陰說,多年來和不同舞者合作,讓他太知道舞 者的特點。「現代舞者比較自由,他不會覺得自己一定要瘦到這種程度才能跳舞,哪怕胖胖的也能跳,因為他表達的是身體,會講話的身體。芭蕾舞其實有點像一種 競技,需要被比較,也有統一的標準。所以當你站在那裡,第一眼一定是看你的外形和外在。」身形夠不夠完美,衣服穿得好不好,芭蕾舞者的世界,隨時都是廝殺 的戰場。「比如我在美國,經常在排練室的外面,看到很多舞者在人前擺出很優雅的樣子,但是一進排練室,哈哈,假的。她們會去裝那種感覺,感覺自己是一個超 級優雅的芭蕾舞者,但是其實一上台,可能是業餘的。我可以在排練室呆上一整天,觀察她們在聊甚麼--聊吃的,聊演出,說別人的八卦,然後再偷偷記下來。」

因 為要設計服裝,有時需要在排練室呆上很長時間,他忍不住會恍神放空,開始想像眼前的舞者們內心在上演「金枝慾孽」。「旁邊在練習的人在想甚麼?她是真的想 要跳,還是只是做給總監看的呢?前面的A角在做動作,會不會覺得後面那個人很煩--怎麼一直在練習自己要跳的東西?!現在正在排練的A角很努力,B角也特 別努力--一旦你摔下來,角色就是我的了!」

真實的芭蕾世界
哇哈,真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呀!我笑他內心陰暗,恐怕是《黑天鵝》的 忠實擁躉。果不其然,「之前剛好有電影《黑天鵝》,也是一些黑暗面的東西,我也很愛。我覺得這種黑暗的東西應該要被『發揚光大』。世界總有光明和黑暗面, 大家都在光明,我就來點黑暗吧。」芭蕾群陰笑著說。可幸的是,書中的故事揶揄得來雖然有些小促狹,但卻不失可愛的趣味,想要學芭蕾的小女孩不會因為看過書 後夢碎,反而有可能被激發出更多的好奇--那是一個舞台燈暗、幕布落下後的真實世界。

芭蕾群陰喜歡那種真實,毒舌背後,那種真實對他來說反而有著活潑的生命力。就像哪怕看慣了舞者日常生活中的邋遢和醜,看到她們一上舞台就變身為美麗的天鵝,那種衝擊感仍然讓人感動。這是真實的芭蕾舞伶,她的專業與她的生活,同樣具有魅力。

買書的讀者中,有不少正是衝著這「真實感」而來,「他們很多都曾經學過舞,但是可能因為身形條件沒有辦法繼續發展,或者家裡沒有錢讓他繼續往下走,但是還是 很喜歡芭蕾舞,這樣的讀者最多。我剛好打動了他們,因為他們很想知道芭蕾舞的世界是怎麼樣的,不光是video裡面的《天鵝湖》和《睡美人》。」舞者看這 繪本的反應則更可愛,「她們其實也很愛毒舌,而且她們無法不承認,哈哈。但她們會覺得不是在講自己,她們會自動代入自己的同學:那個誰誰誰不就是這樣?」 這樣的芭蕾舞者,你愛不愛?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繪本宇宙,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