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貽興記黃霑兩篇

也談霑叔(上) 28/11/2014 王貽興

【太陽】不經不覺,香港文壇鬼才黃霑先生原來已經離開我們十年那麼久了。如果說我生平有甚麼遺憾,那麼太晚出生,沒有機會跟前輩黃霑先生見面或者合作,就是我一輩子每次想起都會惋嘆難過的一大憾事。

在我讀大學那個年代,很流行跨媒體一說,但凡有做研究或者寫作的文人涉足劇場或者電影,大家就會把他們當作跨媒體的「潮人」看待,覺得此人很有辦法,游走各界,很吃得開,然而跟黃霑先生或者他那個年代的文人相比,根本不值一哂。

儘 管那年代沒有甚麼跨媒體這種說法,文人也根本沒有如今壁壘分明的通俗與學院之分,很多飽讀詩書的文人也很入世,為理想為生活積極踏足媒體,以自身學養與理 想影響當時的香港社會,像黃霑先生,就是真正瀟灑游走於填詞廣告散文小說編劇導演與主持各界的一人,雖不至完全前無古人,卻也後不見來者了……

還 記得當初加入電視台主持一系列藝文節目的時候,不少幕後老前輩們都說,貽興你真的應該早點進來嘛,你太晚入這圈子,無法跟霑叔認識共事,實在是你的損失。 後來訪問倪匡叔叔,他也不止一次說過,如果你早出生幾年就好,就能把你介紹給黃霑,讓他開導一下你--儘管我跟黃霑先生一直無緣相遇相知,可巧妙地,我唯 一 一個在電視台負責策劃編寫與主持的文學節目《香港筆跡》,後來我才知道,這名字,原來是黃霑先生所起的,原來他一直有意想為電視台拍攝一個名為《香港筆 跡》的文學節目,可惜後來因為身體抱恙,未能成事……

也談霑叔(下) 29/11/2014 王貽興

【太陽】小時候對 黃霑先生的印象,其實跟大家一樣,都是非常極端。我也是到了後來長大,才能把那個填出《上海灘》、《世界真細小》與《滄海一聲笑》等膾炙人口金曲的才子, 跟螢幕上經常強吻亂吻女星,並且把明明看來很醜的女星讚到天上有地下無的慷慨博愛急色四眼叔叔連結起來,相信他們都是同一個人……

第一本接觸黃霑先生的作品,是他的代表作《不文集》。後來想起,我在寫文學小說的過程裏一直對廣東話與俚語俗語情有獨鍾,甚至在《鐵人甲》裏刻意以大量廣東話作小說基調,恐怕也是因為萌芽期間受到黃霑先生啟蒙薰陶之故。

我 一直很認同他所說的,廣東話很多人都會寫,但是要真正寫出精到刁鑽的廣東話其實很困難,很多根本不過是懶得把口語換成書面語的懶蟲罷了,可是他們寫的所謂 口語,卻一點也不傳神,也沒有廣東話應有的鏗鏘有力、過癮抵死……當我後來進了電視圈,知道我暫別電視圈的最後作品,也是我當初進這個圈子最想做的文學節 目,名稱竟然是黃霑先生的其中一個未了願時,的確我那一刻有點相信,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主宰。記得當時有人問我,貽興你喜不喜歡這個名字?還是你希望自 己另改一個名字?畢竟你們新一代有新一代的想法與堅持,我們也不應把別人的願望寄託在你身上--我大概也沒細想,就用力點了點頭,說我很喜歡這個名字,也 因 為這個名字,我會更落力把這個節目做好,只因為,我把它當作我跟一直緣慳一面的前輩霑叔一次珍貴難忘的合作機會……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僅有一次,能跟我敬 佩欣賞的前輩結緣合作,至今仍然難忘。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貽情盡興,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