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政恆賞饒宗頤《文化之旅》

以小見大 饒宗頤的《文化之旅》
8/12/2014 鄭政恆

【文匯】饒宗頤先生已九十有七,允為當今香港首屈一指的學術大師。他的著作等身,其中《文化之旅》一書為散文集,本來於1997年結集成書,最近推出了新版。

《文化之旅》以文化遊記為主,寫巴黎郊外的皇門靜室、埃及金字塔、佛教聖地、維也納鐘錶博物館、屈原故里、武夷山、法門寺、獅子林等等,都見常人所未見,思俗 子所未思,其中〈關聖與鹽〉、〈玉泉山,關陵〉、〈新加坡五虎祠--談到關學在四裔〉都是談關公,先後刊登於《明報月刊》,其中兩篇又曾附錄於俄羅斯學者 李福清(B. Riftin)的專著《關公傳說與三國演義》(1997,漢忠出版社)。三篇關帝研究文章可以作為例子,一談《文化之旅》引人入勝之處。

《三國演義》在明代成書,與三國相隔一千多年,其間關公的名氣必然有起有跌。饒公在〈關聖與鹽〉一文提出「關公自漢季至隋,被人冷落了許多年」,南宋僧人志磐 在《佛祖統記》描寫關公「玉泉山顯聖」,關公神化一往直前(到了元代,與關公同宗的關漢卿創作了 雜劇《關大王單刀會》,對關公名聲想必也有幫助)。饒公點出,明人雜劇《關雲長大破蚩尤》中,傳說蚩尤被黃帝殺後,屍身葬於鹽池。蚩尤作祟,令宋徽宗時期 鹽產下跌,張天師委派關公驅除蚩尤,鹽池恢復如初。雜劇後面的題記肯定,因為鹽池一役,關公的地位大為提高了。

〈玉泉山,關陵〉是文化遊 記散文,沿長江三峽,遊玉泉山古剎,從清代學者阮元的石刻「玉泉顯聖見唐人碑文」,連繫到志磐在《佛祖統記》所述玉泉山開基造寺之事,現存古跡與書本文 字,互相引證。〈新加坡五虎祠--談到關學在四裔〉就移師新加坡,從以關公為首的社公廟,談到移民史和秘密會社,關公的「足跡竟能遍及海內外,連新疆、蒙 古亦有關帝聖跡出現」,更何況新加坡甚至香港。

港人自小從小說、廟宇和影視作品認識關公,潛在保存了中華傳統命脈,包括忠義人物的精神價 值,但對關公傳說的演變,卻未必一清二楚,讀〈關聖與鹽〉就可知大概了。從三篇關帝研究文章可看出,饒公綜合了一些資料,重塑其成聖過程,也有實地考察和 海外附筆, 提出了一個「以小見大」的有趣角度,探討民間信仰的形成和影響。

以小見大十分重要,《文化之旅》一書中,饒公雖沒直接提到香港,但從他的觀察方法,也可見香港的文化本色。從地理而言,香港面積細小,但小中藏大、兼收並蓄,容納了中西不同視野,閱畢全書,但覺每篇文章雖短,但都博大精深,平實的文筆樸實無華,自有大學問的光采。

饒公的學術版圖廣遍史學、文學、文字學、宗教學、敦煌學、潮學,但似乎少談香港,其實也不是付之闕如,《文化之旅》一書再版,誠為美事,但饒公專論香港的 《九龍與宋季史料》一書,多年來未見再版,就相當可惜了,而且九龍城一帶有重大考古發現,重版《九龍與宋季史料》,適逢其時也。

學者至少可分兩類,一類將學問緊扣社會,如殷海光、余英時,饒公是另一類,追求知識與學問,少談政治。現實來說,香港人追慕西化,橫貫中西,而中國仍缺乏統一全民 的精神力量。為鞏固民氣,內地學界士人要重新建立價值觀,肯定學問家的成就,大量重印大師作品(如牟宗三、唐君毅、錢穆等),但華人世界鬧大師荒,香港的 饒宗頤先生,炙手可熱,可謂當之無愧,順理成章。

《文化之旅》
作者:饒宗頤
出版:牛津大學出版社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