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卓賢歎許迪鏘《形勢比人強》

形勢比人強 4/6/2007 李卓賢

【文匯】天地圖書推出的一系列香港文學評論選集,按照劉紹銘教授的說法,可算是銷售票房毒藥中的毒藥,只消把這一系列的書放在新書架或暢銷書架上,也可教一眾「尋夢園」系列的忠實「粉絲」絕倒。但無可否認,毒藥是兩面刃,既可置人於死地,也可以毒制毒,救人一命。

許迪鏘很謙虛,在《形勢比人強》一書的序中,說自己的書不配稱作評論。與同系列的許子東教授《香港文學初探》或葉輝《香港新詩地圖私繪本》相比,此書沒有很 多嚴格的文學評論。書中第二至第四輯,除了少量評論,多收錄作者訪談、雜文、作家印象記、隨筆等;第一輯則是「報上寫的文字,其中兩份是銷量龐大的報章」 的專欄小品。

筆者覺得,這是一本關於書的書,稱之為書話,更為恰當。

「我有時故作歪論,又不避方言俗語,有點取悅讀者的 意思,但看來讀者不容易被你迷惑。」許迪鏘不單在序言中形容新選集是一本旨在取悅的書,而且從書的編排上看,這些作品也被放在開頭,彷彿博君打書釘時不覺 入局。書中的專欄小品多以文化和書本的角度,時而批判時政,時而夾錯別字,時而談論史經,用辭刻意粗中帶雅,又徵引廣府俚語,大學校長、政客、內地作家也 被拿來取笑--「諷刺」與「十俗一雅」的香港散文專欄特色,統統具備,如此接近大眾,作者卻不禁自問:為何騙不了讀者?

讀過許迪鏘二十年前的舊作《南村集》的讀者(相信也不會有幾多人),應記得那個時而激奮,時而自嘲,愛好田園的青年。相比於那時,現在的許迪鏘雖然變得世故與博學,多了點 「文學是冷灶怕冷就不要進來了」的心灰意冷,可是那個在散文家淮遠口中很多不滿的文學工作者的身影,仍不時在新文集中躍然紙上。有趣的是,他不單是在說著 自己的話,手中更不時拿著不同的書,循循善誘地彷彿教導甚麼,更為了改變甚麼, 而不惜用上不同風格的語調。

在本地印刷市場找不到僅一千 本銷量的立足點,錯字越來越多,文化風氣光怪陸離--這些早已是香港作家們仰天長嘆的問題。可是十居其九,喊了兩聲,出過幾本書,拿了幾個文學獎以後,身 體也沒有暖起來,方自發現這個冷灶的奇寒徹骨,只好另投高明,寫一些流行作品,像《我城》中的濃縮小說與即沖小說,或者當個電台節目口水佬,或者去做獵奇 節目的主持。

今天的我,打倒昨天的我,原也無可厚非,為了生活而扭曲信念,早已是合法不過的理由,甚至像《吳仲賢的故事》一樣拍成電影。 可是今天的我,不斷肯定昨天的我,不求甚麼回報,更是難能可貴。這位《素葉文學》主編,為了書本和文化,用了不同的風格去延續那些書話與批判的題材,像 《一千零一夜》中不停說故事的侍女。分別在於,國王最後迎娶了那位侍女,許迪鏘那些關於文化與書本的文字,只能被人放在書架上讓人遺忘的位置。

形勢比人強,又有甚麼法子?偏偏香港人最不愛看的是書,最最害怕的就是文化。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