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就是小圈子

文學小圈子是正常現象 7/9/2014 崑南

【明報】有人提起文學,我笑而不答。若再追問什麼是詩,什麼是小說,我更會抽身而退。自己回答自己,今時唔同往日了。從前,我還會耐著性子,談一些。今天,老實說,唔識點講下去。

好怕好怕人家稱呼我老師。過去,在那些場合,我只是談談本身的創作經驗,沒有動機要教一些什麼。我總愛說,你喜歡寫,自然會寫下去,同樣,你不願意時,上多 幾堂,都不會出現奇蹟。香港的文學生態?幾乎無生態可言。無論多了大會堂,多了圖書館,多少文化活動,包括乜乜比賽,乜乜講座,難見春色。文學仍是一個小 圈子。或確實一點,只不過是一個又一個小圈子。

舊有舊山頭,新有新山頭,各有地盤,自我陶醉,或自得其樂。奇妙的一個現實在:他們並不肯承認是小圈子,明明是碎石拋在湖面吧了,就形容為漣漪遠及彼岸了。更死也不相信:眼前的社會根本對藝術冷感,並不需要文學。

不少詩人作家開班,頻頻舉辦詩朗誦,甚至亮相開咪等等,必會帶來一些作用吧?不想扮演潑冷水(哈哈,不是淋冰桶)的角色,幾十年的觀察反映出,依然是拋石的動作,同一個湖面,分別在拋石的人換上了名字而已。拋石的人永遠把湖面幻想成海洋,或把碎石幻想成巨。

堅持創作才是真正挑戰
詩人、作家或其他藝術家,不把私密性的時間花在創作上面,反而擔當起公共性的教育責任,這是什麼?這是百分百進行磨損及浪費自己的才華。正如某一個世紀,文人寧願投身政治活動,成為服務主子或群眾的工具,根本遠離了文學藝術的本源。

文學藝術是一種自發性的革命。古人說,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領風騷數百年。即是說,每一個年代,才人有就有,無就無,不是機器的產品,按時出廠的。面對這個妖 風邪雨的年代,文學藝術更是個小到不能再小的圈子。不必把使命放在肩膀上,閉門讀多些書,堅持創作下去,這纔是我們真正的挑戰。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