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的二樓書店情緣

香港二樓書店的「情已逝」 10/8/2014 崑南

【明報】每一位讀書人對於心愛的二樓書店,總有一段情吧?

而我所說的讀書人,恐怕沒有年輕人份,到中年以上纔談得上,老實講,近廿年來的二樓書店,還有哪一間可以「留情」呢?

最重要的是,愛書的情緒,代溝的存在是令人驚異的。所以,對於上了年紀的讀書人,對書店的書緣,可以說像歌詞那樣:「情已逝/你當初一帶走便再不歸/雖今天再遇你濃情仍然似水逝/從前莫再提」。

我的「情緣」,嚴格只分兩個時段,線裝書和術數書,說出來,令朋友頗感意外,他們都以為我搞文學的,藏書中,這方面的書必然很多,但正正相反。我對五四年代 的文學作品一無所感,經過文革,更加看不起大陸作家,台灣的也只是翻兩翻,我多看歐美詩和小說,直接看英語,翻譯的卻多是日本作家。

賣線裝書的書店不多,三益、南天、實用、新亞、康記。但鴨巴甸街與石板街的兩旁有一兩間夜冷店,也經常有心頭好的。至於術數書,完全是個人的癖好,因為八十年代開始,我的學習興趣轉向了這方面去。

其實我想談的是二樓書店的夕陽前景。人們所提的書店名字,大部分都到過。到了今天,剩下的是買少見少。當時書店內人頭湧湧,風光不再。三聯在元朗擴充新店,共三四層,在我眼中只成一隻大白象。誠品?一來到香港,在台灣的魅力馬上被廢了武功。
 
電子書唾手可得
從前光顧二樓書店,是找大書局沒有的書種以及舊版書,今天,網絡可以滿足讀書人的知識追尋,新書電子版一按手機便唾手可得。香港居住環境,連放多幾本書都是奢侈,電子書確是一個大優點。

網絡世界,要看的東西太多了,應付不下,每天還可以有多少時間捧書來讀?最要命的是,真真正正愛上閱讀的男男女女,在劇減中。不需預測,香港二樓書店逐漸失去了原來的生存價值,勢要急劇消失中。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