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強《我愛丁堡--神學浪人古城尋道札記》

我愛丁堡──神學浪人古城尋道札記
榮獲二O一一年第五屆基督教金書獎最佳新晉作者(非學術)。
設計排版見心思。

二OO三年十月,任志強毅然放下香港傳媒主管的身份,遠赴蘇格蘭愛丁堡神學院攻讀媒體與神學哲學博士,為神學和媒體鋪橋搭路。

無論你是否基督徒,看著《我愛丁堡--神學浪人古城尋道札記》裡飲者以文白夾雜的活潑筆觸盡訴讀神學的苦與樂,保證提神醒腦,一改華人基督徒只有古老石山的印象。

本書是作者於二OO三年十月至二OO八年末於愛丁堡攻讀博士期間撰寫的《北海.尋道.我愛丁堡》網誌結集。從最初的迷惘與不著邊際,後來和良師益友切磋砥礪,終殺入直路奔向終點。

以下都是喜歡又有啟發的部分:

<閾中人--「閾中神學」草案前言>
作者借用人類學的閾(liminality)--「在一個儀式(ritual)裡面不前不後的中間部分。在那個段落裡,儀式中的人脫離了原來的身分,又未曾達至完成儀式後的新身分,是身分、角色、自我意識、對外關係都難以確定的尷尬時刻」(P. 180)--嘗試勾勒出足以形容當下人類無法確定歸屬的模糊處境,譬如從英殖民地過渡到中國恢復行使主權的香港。而今,恐怕直到永遠,香港人永遠處於閾中。

<安身立命【閾中神學外篇】>
「源自猶太宗教的基督信仰(Judeo-Christian faith),從來沒有叫人安身立命。」(P. 184)看到這句,大概華人信徒十之八九都會嚇一跳,反問「不是這樣嗎?」
「《聖經》所揭示的猶太基督信仰,本質上是個浪蕩人間的nomadic faith。哪天我們自以為安身,自以為立命,哪天對上主的信靠就完了。」(P. 185)基督徒群體在體制之外才可活出信仰,一旦進入體制,就會被體制同化。故現在香港教會領袖的嘴臉那樣難看,思想那樣離地,把好公義行憐憫的教導拋諸腦後,不忍卒睹。

<返、回、去>
「如果(正如台灣代表所指)「返」、「回」是標示一種「歸屬」的關係,又如果語言習慣是反映集體意識/心態的話,那麼香港人大概是渴望歸屬,一直不自覺不停地尋找歸屬,連一些跟自己其實沒有實質關係的地方都來個『想像的歸屬』(imaginary belonging。」(P. 236)
據一眾台灣同學所述,台灣中文只有「回家」、「回國」、「去學校」、「去上班」,而不像香港人事無大小都「返學」、「返公司」、「回學院」,引起作者思考語言習慣裡的歸屬關係。

還有簡單易煮的食譜、以四首改編武俠電視劇主題曲歌詞唱出趕論文之歌、敏銳細緻又令人笑翻天的生活觀察,均為本書增添趣味。

延伸閱讀任志強網誌
北海.尋道.我愛丁堡
愛。世。人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信仰廣場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