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天評Jacques Derrida《野獸與主權》

為什麼長官這樣有「人性」--讀德里達《野獸與主權》 
19/1/2014 朗天

【明報】因為梁振英,香港多了動物思考。動物與政治、動物隱喻、「沒有人性」的施政之類。偏偏新一年度的施政報告對於保護動物權利再度隻字不提,比起曾蔭權年代退一大步。口痕友笑語,特區政府不關心動物,因為特首是最張狂的野獸。

不, 口痕友搞錯了。事實正好相反,儘管有著「狼鷹」如此這般的猛獸稱號,梁振英並非禽獸。請勿誤會,我不是在道德上批判他連禽獸也不如;我衷心覺得他比一般人更像人。人是什麼?理性的動物?固然是,但別忘記,他也是符號的動物、四季(皆)宣淫的動物。符號令人有能力說謊;突破發情期局限,則令人自由享受非為繁 殖服務的性愛;淫慾,正是多出來的欲望,每每間接表徵為貪。

物傷其類,虎毒不食兒;動物起碼會關顧自身和同類。也許只有人這種動物,既 不關顧其他動物,也不關顧同類。換言之:徹底的自私,並且為這自私不斷尋找藉口,將之合理化。(例如找出甚麼「自私的基因」,或構作出「人不為己,天誅地 滅」的「天理」。)意大利思想家阿甘本(Giorgio Agamben) 曾在《打開》(The Open) 一書以《啟示錄》中末世基督重臨,站在祂身邊的義人居然都帶上動物模態,說明世界歷史終結時,人類和動物的區分便停止,人性和獸性將會重合。人並非禽獸的進化,並不優於禽獸,人只是相對於動物的另一端,有些時候,某些方面,表現會「尷尬地」比動物差勁(得多)。

解構從廢話開始
今年是法國解構大師德里達(Jacques Derrida)逝世十周年紀念。過去一年我斷斷續續讀他的最後演講集《野獸與主權》(The Beast and the Sovereign) 卷一和卷二。動物思考,動物作為他者,牠們的凝視,伴隨死亡和哀悼,構成德里達晚年重要課題。阿甘本的很多看法(包括著名的「例外狀態」觀念、「裸命」和 主權的對揚),在這本德里達去世後才陸續整理出版的大作中,均有相類論述對應。老實說,德里達立言雖然較阿甘本繁瑣嘮叨,但論深刻到位,仍是以他為優。

德里達擅長解構詞性,從源流、演變、旁支關係窮究一個概念的意義,逼出其反面。(更貼切點說,他一生不斷重複的都是這種工作,解構現象學、解構心理分析、解 構馬克思、解構結構主義,一個個概念和理論,都在他口中、筆下瓦解、重組,再瓦解。)《野獸與主權》卷一第一講,便從法語「野獸」和「主權」兩字的性別出 發討論。前者是雌性的(la bete),後者屬雄性(le souverain)。何以如此?野獸和主權,為甚麼要放在一起,成為一個議題?德里達半開玩笑地說: 「我很快便會告訴你們的了。」什麼? 「我會向你們展示,很快。」

聽眾和讀者等待,但德里達只是重複,於是「很快便展開了」這個宣稱變得像廢話。被「展開」的只是這句話本 身,或者是沒有具體內容的話語。德里達這時引入狼的意象,聲稱就在大家不覺察的時候,討論已經開始了,就像一頭狼躡手躡腳,悄無聲色地走近獵物,要在對方 不發覺時給牠一個驚奇。論者如狼,論述的步驟隱藏如狼的腳步。

狼來了與小紅帽 
當然,德里達說的狼不是真的狼,而是比喻。作為 意象、虛構物,在傳說、童話、神話和文學作品中出現的狼,牠們有時是文明的起源(如傳說羅馬之祖靠飲狼奶長大),有時承載了國族的想像(如數年前中國的 「狼圖騰」文化),有時很凶殘,有時顯得野性。但德里達給我們指示了牠一個很有趣的特徵:牠那輕盈的腳步,而且意味一種聽不見的危機!

法語狼(loup)詞性也屬雌性,有時也指淑女的面紗。面紗和腳步的共通是遮掩、隱藏。前者協助仕女猶抱琵琶半遮面,同時發揮裝飾的功能;後者則隱藏了來人--先聞樓梯響,方見人上來。狼步隱藏的當然是狼,以及那隨時向你攻擊,咬你一口的狗肺狼心!

幾乎沒有誰沒聽過的童話《狼來了》中,重點不在真正的狼有沒有來,而在牧童說謊。「故事教訓我們不要講大話……」另一則膾炙人口的故事《小紅帽》, 狼不斷裝虛弄假,騙吃祖母,扮她睡在上,企圖再騙小紅帽。如果我們停留在一般以野獸代表理性的反面,獸性代表原慾、不文明,需要修理、克服、超越的話, 狼與符號使用(說謊)的緊密聯繫便很難解釋滿意。

真正可怕的是人 
於是,德里達提出了一個看似大膽,中國人卻很容易明白和接受 的說法:我們常以為人性這一邊才享有自主、享有自我決定的實踐能力,獸性那一邊則沒有,人生問題在於獸性在拉後腿,阻止人類靈性精進-- 這個想法未必妥適。事情可能是這樣:人性是人顯性一面(所以法語主權屬雄性、陽性),獸性是隱性一面(野獸屬雌性、陰性)。有主權的人做出殘酷的事,不是 他∕她野性未馴,只是他未隱藏好。處理好的野獸該是看不見的,好修養的人正是能讓「體內」那野獸順利圓謊。主權的實現和獸性的實現幾乎完全沒有衝突,自主 不但不是壓抑或昇華獸性,反往往是更有效地取獵物於無形。

德里達的批判對象是美國。美國是最喜歡將鄰國標籤為「流氓國家」或「邪惡軸 心」的主權國家,它的主權飛揚,卻不難看出, 它本身才最「流氓」, 最「邪惡」,最不尊重自稱守衛的種種價值(自由、公義、人權等)。美國的獸性根本便與其主權密不可分,而且通過投射給鄰國而隱藏起來。

明乎此,人的獸性和真正禽獸的獸性不同。人的獸性該是看不見的。看得見的是自主和人性,但這種人性比禽獸的獸性有時來得更殘酷不仁。所以才有「野獸不可怕,甚至幽靈也不可怕,真正恐怖的是人」這個說法。

梁振英施政報告一直不提動物,要把動物隱藏起來,誰說不反映了他那「人性,太人性」的施政?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