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嶼行醫記》單元劇小評


布農族醫學生拓拔斯與蘭嶼達悟族醫生米潘潘曾在同一加護病房留醫,可惜米潘潘返魂乏術。拓拔斯服兵役後決定到蘭嶼行醫,面對文化衝擊以及醫療設備嚴重不足,拓拔斯用同理心與熱誠打動達悟族人接受現代醫療,唯一的障礙,就是能否說服罹患肺癌末期的米潘潘爺爺瑪德能盡快就醫……

本來想在youtube搜尋紀曉君《蘭嶼之戀》無限loop,發現拓拔斯.塔瑪匹瑪的《蘭嶼行醫記》在二OO九年由原住民族電視台改編成八十三分鐘的單元劇,立即看完。

只是愈看愈不對勁,原著行醫隨筆字字控訴外人剝削蘭嶼的惡行,怎麼現在變成《蘭嶼風情畫》陽光勵志劇啊!除了開端由車禍牽起主角的蘭嶼因緣,之後僅餘「原住民」、「蘭嶼」、「行醫」這三大要素而已,觀光客與軍人的剝削則輕輕帶過。若嫌原作太灰暗,乾脆用以上關鍵詞重寫新劇好了,總比現在徒具空殼為佳。

撇開忠於原著不談,電視劇其實甚好看。出於劇情需要,電視劇裡逝世的蘭嶼醫生有了名字,也多了些原創角色:米潘潘的妹妹瑪兒坎、米潘潘的爺爺瑪德能、等不到米潘潘歸來的小孩翻譯瑪烏邁、衛生所的護士阿秀和主任關麒麟(!)。

電視劇用大篇幅講述拓拔斯如何適應文化差異:即使同是原住民,山上的布農族與海島的達悟族文化差天共地--布農族認為人死後會守護生者,達悟族卻怕變成惡靈纏繞生者,故此兩族對葬禮態度截然不同,拓拔斯欲安慰遺屬狠狠踢到鐵板。幸而他不怕艱辛以樂觀克服障礙,終得到達悟族人認同。

至於全島最優秀的拼板舟師傅瑪德能,瑪兒坎心痛他有病不看醫生,他只怕趕不及造好人生最後一艘拼板舟。拓拔斯雖然希望他就醫,但眼見他為拼板舟傾注心力,也尊重其意願,完成遺作下水。

總體而言隨筆劇集各自精彩,不失為新年妙品。

延伸閱讀
拓拔斯.塔瑪匹瑪《蘭嶼行醫記》讀後感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看電視, 醫學人文 and tagged ,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