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看平山周《中國秘密社會史》

替孫中山取名字的人 28/12/2014 馬家輝

【明報】上海三聯書店出版的「民國滬上初版書」復製版系列裡,有一本很獨特的小書叫做《中國秘密社會史》,詳錄清末三合會的具體細節,從歷史到組織,從名號到方針,以至暗語口號、杯陣手勢、黑底詩詞等等,無所不包,簡直是三合會的操作手冊和實務指南,於今讀來,有點可笑,卻又有點滄桑;無惡不作的三合會畢竟有過理想衝天的黃金歲月,只不過,後人墮落,由革朝廷的命淪為取百姓的命,神憎鬼厭,實在可惜。

《中》書作者平山周,是日本浪人,本身就是黑社會。大約1897年,他奉犬養毅之命前赴中國,走遍南北,細探反清會社底細,寫了厚厚的筆記,摘而刊之,乃成此書。平山周結識孫中山時,孫中山仍然只叫做孫文,在日本,兩人一起進賓館,要登記姓名,為掩耳目,平山周替他在紀錄簿上寫了「中山」二字,孫文自己添了個「樵」字,便是「中山樵」,但其後皆只簡稱孫文為孫中山,符合中國人的取名習慣。

據平山周之記, 在清末民初,若要做個認認真真的黑社會人物,可不是一樁簡單的事情,因有極多暗詩和誓詞要背誦遵守,其實如果真要做到,黑社會可比一般人更有道德更值得尊敬。譬如說,洪門十刑是:不孝敬父母者,笞刑一百八。漏泄緊要事件者,笞刑一百八。無事誠為有事者,笞刑一百八。愚弄兄弟者,笞刑一百八。結識外人以侮辱 兄弟者,笞刑一百八。經理兄弟錢財而費之者,笞刑一百八。諸如此類。

此外,「兄弟訴說窮乏而有借貸者,不能拒絕,若侮辱之,或嚴拒之者,刵其兩耳」。又如,「兄弟與外人爭鬥而來告知,必當赴援,詐為不知而不赴援,則處以百八十下之笞刑」。乖乖不得了,動輒得咎,極易受罪。

至於詩詞暗語,更是多過小學課本教材,頭腦稍為欠佳者即難記住,又要受罪。什麼人王頭上兩堆沙(金字),什麼東門頭上草生花(蘭字),什麼絲線穿針十一口 (結字),什麼羊羔美酒是我家(義字),囉囉唆唆煩死人,若有這麼好記性,早已可以考中秀才狀中,不必提著頭顱搞革命了。

香港的黑人物要否背詩?有人說不用,我卻聽一位在九龍城經營食肆數十年的老友說,以前是要的,他看見幾個初入洪門的年輕人躲在角落唸唸有詞,還以為他們改邪歸正,應付考試,原來是在背誦黑詩,稍後須被大佬考核。黑社會,唔易做,你做埋我份!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