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賞孟祥森

那花兀自開著 30/12/2014 馬家輝

【明報】年輕人閱讀傳記是「投資報酬率」極高之事,吸收別人的智慧與經驗,從別人經歷過的 失敗裡領受教訓,簡直像喝「生命雞湯」,高速進補,本小利大。即使拋開功利想法,僅是看看別人如何過日子、如何安排另類生活,像看電影般產生想像刺激,對 自己說,哦,原來有人過了這麼精彩這麼不一樣的一生,原來生命軌跡可以變化多端,只要我敢,只要我想,眼前景物皆可有異;僅是看看,過過乾癮,已有不輕的 滿足。

昨天談的沈昌文《也無風雨也無晴》是內地資深出版家的示範,今天談的《那花兀自開著》(台北水牛文化)是台灣已故作家孟祥森的展 示,這位又高又帥的文藝男,一九三七年出生,活了七十二歲,一輩子在哲學和女人之間遊走,曾有一個時間在花蓮的東海岸自建寮屋,簡樸度日,各路文藝人皆喜 找他聊天,他是獨立特行的「生活者」,遂成大家心中的投射符號,誰愈不敢或不願簡樸度日,誰便愈把他視為膜拜偶像。--他做了先鋒,別人只說不做,他是又 說又做,在混沌的台灣戒嚴時代裡,在個人的思想空間內,拓建了自存的自由。

《那》收錄的是孟祥森朋友們對他的回憶文字。同時出版的還有《愛渴》、《萬蟬集》、《濱海茅屋札記》等五六本書,是孟祥森的詩文創作,有新有舊,是死者對存在的隔世叮嚀。

孟祥森畢業於台大哲學系,本任大學講師,為求自由,辭職不幹,在台灣島上各處流浪,後在東海岸建屋居住,寫詩,畫畫,依靠翻譯為生,他稱翻譯工作為「譯 奴」,《那》書內有一張照片,是他放在書桌上的生活時間表,寫明「6:30起床,8:00作自己想作的事,10:00-13:00譯奴,晚上一個鐘頭做譯 奴」,可見他的自由和不自由。孟祥森用筆名孟東籬譯了許多書,關於存在主義的,關於環保維權的,達一百本之多。他晚年曾笑說,有時候只是亂譯,加油添醋, 把自己的想法塞到外國作家的嘴裡;但不忠實的譯著畢竟對封閉的年代心靈有所啟蒙,包括我在內,深受其譯功影響,眼界開拓不少。

《愛渴》一書是孟祥森的性愛心靈日記。從小時候偷看祖母撒尿寫起,談到在床上偷摸母親的身體,談到被鄰居男孩雞姦,談到成年後的春潮勃發,雞巴來,陽具去,若你心靈保守,肯定讀不到十頁便罵「變態!」,但若忍耐讀完,或許保守即變開放,頭腦被徹底顛覆。年末了,給自己的頭腦撞一撞,是應該的。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