頒獎的有眼無珠

美國國家書獎被批常頒錯獎 9/3/2014 崑南

【明報】有人提出這一問:為什麼談到近代小說,總不離張愛玲, 而稍後的古典文學,《紅樓夢》總是名列一哥? 是不是在那個時代,只有這兩位作者才值得推崇呢?咁樣問,點樣答好呢?張學紅學,那些學者從來一窩蜂,歷久不衰,我只能這麼說,他們實在太懶,不客氣點說,就是有點不長進,不願意花時間心血發掘新的東西,不如找扇安全門,保住飯碗與聲名,度過餘生算了。其實,這是另類的「抽水」行為,他們一定同意,供奉 一個已成名的神位,總比研究無名之輩划算得多。禁不住聯想到,一些人一提及香港戰後小說家,只拿金庸一人來代表,當然更有人把他的作品推到文學層面。無 他,那些人,只坐在井底度日,不知人間何世。

為何我會這麼說,是,我的確有感而發的。

最近有一個文學獎好特別,名稱是Daphnes,是由Bookslut網站搞的。網站編輯Jessa Crispin的一番話,石破天驚,她說,美國的國家小說獎,總是獎給一些無關痛癢的作家,年年是一批平庸的作家得獎,累到不少偉大作品鬱鬱而終。

我聽來,真是壯哉此言。她舉1964年度為例,獎頒給John Updike,是大錯特錯,可能得獎作品The Centaur是他那年最佳的代表作,但,同年其他作家的作品,比他優秀的許多,如才女Sylvia Plath的The Bell Jar,如Kurt Vonnegut的Cat’s Cradle,如Thomas Pynchon的V,還有,Iris Murdoch的Unicorn阿根廷作家Julio Cortazar的Hopscotch,John le Carre的The Spy whocame in from the Cold(曾改編拍成電影)等。(恕我不把作家作品譯為中文了,稍為留意外國文壇的讀者都會認識那些名字。)

她還激昂地說,「大家提起廿世紀的美國小說時,總是幾個名字,如海明威,福克納,羅夫,Updike,真相是這樣的嗎?」她認為,相信凡大眾投票,大眾認意以及著名出版公司出版才是好作品這個想法,應該三思。

她決心舉辦獎項重頒壯舉,下一個月便會公布1963年內,她認為優秀的作品的入圍名單,然後重新選出誰是最值得獲獎。這次若大眾反應良好,就繼續辦下去。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