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日報《畢飛宇文集》出版報導

「寫作永遠不是一個手藝」 《畢飛宇文集》出版 
28/2/2015 吳波

【廣州日報】日前,「畢飛宇文集、新作讀者見面會」在京舉行。著名作家畢飛宇與評論家李敬澤、導演婁燁等共話文學閱讀與創作。

在畢飛宇近三十年的創作生涯裡,對於寫作、生活、讀書的記敘與思考生動幽默,鄭重深刻。作為茅盾文學獎獲得者,其第二部文集出版後,為文壇矚目。
 
「散文在我眼裡是比較可怕的東西」
此次出版的九卷本《畢飛宇文集》,收錄了畢飛宇1991~2013年創作發表的絕大部分小說,為讀者展現了畢飛宇三十多年來小說創作的全貌。

畢飛宇有過一段話:「散文主要靠你和生活的關係,要去感受和判斷,它離作者特別近,所以你是什麼樣的一個人,它會將你全部暴露出來。我比較害怕這個,所以散文在我眼裡是比較可怕的東西。」畢飛宇是當代文壇有分量的作家,然而,他卻不以高產著名,從上世紀80年代中期就開始文學創作的畢飛宇,在近三十年的創作生涯中,所有的小說文字就靜靜地躺在已經出版的九卷本的《畢飛宇文集》中。

記者認為,畢飛宇的每一部作品都值得大家捧讀,因為它們從創作伊始,就被賦予了堅實的質地。畢飛宇的文學夜空,就是他用文字耐心擦亮的每一部作品點亮的。

創作始終關注人
記者獲悉,本次推出的新作,是畢飛宇和學者張莉之間的一次關於創作的對談,主要的內容是通過作家與學者之間的對話和對畢飛宇的創作做一個深層次的梳理和探 討。在這樣互相激發的對談中,我們常常會遇見言辭和思想彼此照亮的美妙時刻,對於喜愛文學享受文字的讀者來說,這本對談錄體例的新書無疑是一次愉悅的閱讀 享受。

無論小說還是散文,都折射出畢飛宇文字的一個獨特品質,那就是他始終如一的對於知識分子立場的堅持和維護。他的文字始終是關注人,關注人的疼痛,關注這個社會的病痛--這個幾乎可以說從「五四」以來的一個經典命題,畢飛宇在他的創作中,給予了新時期的承擔和回應。

在 這部文集中,我們既可以看到畢飛宇創作怎樣從他有目的、有意識、有方法的堅守中一步一步綻放、盛開,同時,也可以從他的閱讀積累和思考中,追溯到他巨大文 字魅力的根源所在。最為難能可貴的是,畢飛宇用自己的作品,一再地詮釋和注解小說創作中作者對於文體、故事、人物、情節的準確把握,甚至語言的雅俗、敘述 的緊舒等微妙的細處。

當代文學的調整與轉向
出版方介紹,「推出《畢飛宇文集》,當然是對畢飛宇創作的一個總結和回顧,但仔細翻 閱這按照時間序列編排的作品,會發現畢飛宇的整個創作過程與當代文壇的發展和變化有著微妙的同步對應關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獨樹一幟的先鋒文學、歷史敘事、到後來的新現實主義回歸,以及當下城市題材所受的關注,捧讀畢飛宇的作品,我們可以一併感受到近三十年來當代文學的每一步調整與轉向。

記者認為,《畢飛宇文集》可以說是為讀者推出了當代文壇創造流轉的典範文本,為研究者提供了近三十年文學創作的類似編年史的小說文本。而且,畢飛宇的作品, 從最初的先鋒創作到現今的底層關注,都難能可貴地保持了一以貫之的較高的水準,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可以稱畢飛宇的創作,是對當代文壇每一次轉型的最佳 詮釋。這是畢飛宇創作之於當代文學的特殊意義所在,也是推出《畢飛宇文集》的深層用意所在。

對話畢飛宇:哪怕是莫言,他也不敢說,我會寫小說了
廣州日報:新書發佈座談會為什麼用「牙齒是檢驗真理的第二標準」這個標題?是否跟您文集的底蘊切合?

畢飛宇:我用最簡單的語言說一下為什麼用牙齒是檢驗真理的第二標準。
這 個話其實是有一個對象的,這個對象是中國文化。中國文化太複雜,我也說不好,但中國文化有一個重要的外部特徵就是含蓄。每一個受中國文化影響的人都懷著特 別的智慧,這個智慧就是難得糊塗。我們不知道真理是什麼,但是我們堅信:不管是讀書人還是靠體力混飯吃的人,其實都必須面對一個真理的問題。

我和張莉女士聊天時,就這個問題談得特別多,最後我們兩個人有一個共識:在我們這樣一個特定的文化處境底下,勇敢地打開牙齒,讓我們生動的舌頭做它本來應該做的事情,是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所以呢,我們找到了一句話--牙齒是檢驗真理的第二標準。

廣州日報:創作的幾十年裡,你遇到最大的困惑和挑戰是什麼?

畢飛宇:從我高中時候開始寫作到現在,其實不存在沒有困惑的寫作,寫作永遠不是一個手藝。比如你昨天不會包餃子,你媽媽晚上教你怎麼皮,怎麼包,你可能終身都會包了。寫小說不是這樣的,你學會這個東西了,不意味著可以憑借這個手藝混一輩子。

無論多麼成功的作家,哪怕是莫言,他也不敢說,我會寫小說了。為什麼呢?因為藝術這個東西存在一個變數,就是美學形態本身有一個變數,很可能你用這個方法已經寫了兩年了,在寫下一部作品的時候,你發現這個方法不合適了,一定要重新找。

畢飛宇:男,1964年1月生,江蘇興化人。著名作家、南京大學教授、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1987年畢業於揚州師範學院(現揚州大學)中文系,獲文學學士學位,20世紀80年代中期開始小說創作,作品曾被譯成多國文字在國外出版。

《畢飛宇文集》
《畢飛宇文集》內容:《哺乳期的女人》收入畢飛宇1993~1997年發表的短篇小說;《相愛的日子》收入1998~2013年發表的長篇小說;《明天遙遙無期》收入1991~1995年發表的中篇小說;《青衣》收入1996~2000年的中篇小說;《玉米》收入2001~2002年創作的《玉米》、《玉秀》、《玉秧》、《上海往事》、《那個夏季那個秋天》、《平原》、《推拿》。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