崑南介紹Clarice Lispector

世界文壇異類豐碑:巴西女作家妮絲柏黛 
6/7/2014 崑南

【明報】嘉拉麗斯.妮絲柏黛(Clarice Lispector)這個名字,對於平日關心外國文學的人士,恐怕也會感到陌生。其實,很早我想介紹一下這位女作家。巴西世界盃開鑼了,是時候了,因為她是巴西作家中,作品在世界文壇被認為是異世奇葩,冠以風暴式狂熱的嘉拉麗斯的稱號。

其實,她的父母是猶太人,在烏克蘭出生,但她一歲時 便跟父母移居巴西,入了籍。20年代出生,1977年離世,她一直被譽為卡夫卡的繼承人。她的作品大部分是內心獨白,是極度跳躍式的意識流。Colm Toibin曾撰專文推崇她,稱她為「虛無的知己」(她是我心愛的女作家之一,理由簡單,是我杯茶,她寫的是最赤裸的感情以及最原始的記憶),她的作品雖 然隱約出現一些文學大師的色彩,可是,她從未有機會閱讀他們的大作,所以Tolm同意她是個渾然天成的作家。在現代文學界,她的作品是雞,而不是雞蛋,正 確點說,是能夠生蛋的雞。

她筆下的世界,簡直是一個異世之所,她看事物的角度,絕對與眾不同,她最後著作之一是《星之時刻》(The Hour of the Star),另一本是A Breath of Life,全已譯成英語版本了。

可以說,《星》是她對文字的運用的一個天才總結,寫一個又醜又肥的窮女子面對殘酷世界的災難性生存。最近我重讀她的《接近狂野之心》(Near To the WildHeart),寫於1943 年,廿三歲,半工讀,任新聞記者一職,還未受世人注意。此書沒有情節,彷彿是日記的散頁,拼湊而成,主角對她那只對同性產生興趣的男友說,「當我重讀我寫 過的東西,我的感覺是像吞回自己嘔出來的污物。」此書被評為「一個平衡書寫的奇蹟,不可多得的一件工程。」百分百同意。一邊讀,一邊你會不自禁地墮入一把 奇異聲音所構成的文字領域,而這個領域,借她本人的話就是:The symbol of the thing in the thing itself. 姑且試譯為「事物的象徵存在於事物本身」,言下之意,事物本身就是象徵,毋須強加任何附帶物。

但在她筆下,不少事物是她創造出來的。在The Passion According to G.H.,其中一節,她發現自己長多一腿,成為三腳怪物,但當千辛萬苦變回兩腿,卻發現根本無法回到從前。讀後頗有同感,深受觸動。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