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輕生

輕生 25/11/2014 馬家輝

【明報】輕生,乍看萬事俱滅,實則留下了深刻的疑惑讓他人承受,尤其親近的人,恐怕陷入煩惱與懊悔,不斷回想追問,為什麼會這樣?能不能不這樣?是否曾經有其他自己未做或未說的話,假如把時鐘撥回往昔,做了或說 了,即可讓輕生者放棄自我了結的念頭?為什麼沒做呢?又為什麼沒說呢?

輕生者留下的不僅是問號而更是業,自業自受也他受。

剛好這幾天引導學生閱讀駱以軍的文章,其中一篇〈時間在後來會贈予我們什麼〉,寫於好幾年前了,那年頭台灣接二連三發生年輕作者的輕生悲劇,都是他的朋友。 駱以軍思考年輕作者面對的時代虛無並慨嘆, 「這樣的虛無與苦悶在一個接一個五年級頂尖小說家自殺之後,變成了集體的啜泣與驚恐。事情變得不像玩笑了,馬修史卡德的《一長串的死者》,悼亡會上坐一 排面面相覷的同輩,『下一個是誰?』『誰比較像下一個?』這些暗室裡的、內向世界的小說構築者,突然變成了『死者』……」

駱以軍亦是小說家,自對小說家之死別有忿恨。他覺得自殺向來是「小說漫漫徒刑最欠缺想像力的行動劇」,他震怒且傷心。所以他喝罵:「我們不是曾在青春啟蒙時不看小說 先翻讀那些偉大小說家們的創作年表?梅毒纏身、終身為躁鬱症所苦、破產與龐大債務、流放之刑、摯愛之人背叛偷情或提前謝世、毒癮或酒精中毒……哪一個不是 老 狗賴活拖著死在書桌前的最後一行字?」

並非人人都是小說家。但不知道我的學生會否念及,你們讀過的那幾本「心靈雞湯」類書籍不也都提醒 「生命是一部自己的作品」嗎?既是作品,不管是小說抑或散文再或是詩,不也該好好堅持創作到底嗎?不也該在輕生以外選擇更富創造性、更富想像力的存在方式嗎?或倒過來說,該把輕生排拒於選項之外,不把它包括在選項之內,青春之路仍然很長很遠很寬廣,為什麼會被蒙住眼睛看不見呢?

輕生。二字用得真準確。輕率,輕視,輕賤,輕漫。把那麼難得擁有的一趟生命輕輕結束,沒法不讓人驚訝如斯欠缺勇氣與創意。把生命文章寫下去吧,寫到最後的一行 字, 善待你的作品,作品便是你,在尚未經歷嚴苛考驗的青春歲月即輕言放棄,沒有別的,只表示,你把自己看得太輕太輕。傻孩子,別這樣,你的價值比自己想像的嚴肅沉重得多。到了他日,你將明白,堅持下去,請給自己機會去明白。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生死情思,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