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讀《論自願為奴》

甘願為奴 31/12/2014 馬家輝

【明報】年末了。2014 年的最後一天,讀一本薄薄小書的幾個片段,好不好?

《論自願為奴》,作者是法國的拉.波埃西,譯者是中國的潘培慶,出版者是上海譯文,時間是2014年,距離此書的撰寫年份大約有四百六十六年,那時候,中國是明嘉靖二十七年,人人猶在高喊「皇上萬歲萬萬歲」,而遠在法蘭西,已有一位年輕的大學生在探討人人生而自由平等、為什麼有人甘願為奴的社會哲學。

《論》 書本為拉.波埃西的課堂作業,經同學朋友抄寫,輾轉流傳,乃成經典,至今仍常被西方政治人物摘句而用。在這不到一百頁的書裡,作者直道思考核心:「為何會有那麼多人忍受一個獨夫暴君的為所欲為?此暴君並無能力危害眾人,除非民眾自願忍受;此暴君並不能對眾人作惡,除非民眾更願意忍受一切苦難,而不是選擇抗 議。其實,只需一國民眾不再認可奴役,暴君就會自行瓦解;只要他們拒絕屈從,就打破了身上枷鎖。

是人民自我奴化,自割脖子。如果要重新獲得自由,他們必須付出代價。」

暴力如何維繫暴政?

「暴君通過一些臣民來奴役另一些臣民。這些寵臣,日日夜夜取悅一個主人,必須時刻注意周遭陰謀,揭發背叛主人的叛徒,看似時常對人微笑,其實是相互恐懼,既沒 有一個確定的敵人,也沒有一個可靠的朋友;時刻面帶三分笑,內心卻麻木不仁;既不能快樂,也不敢悲傷。啊,偉大的上帝,這是一種什麼樣的刑罰,又是一種什麼樣的折磨!」

讀來真像經常在電視新聞裡看見的官場嘴臉。

我特別震動於全書首段引用荷馬名言:「有多個主人,可不是什麼好事;只要有一個主人就夠了」。這或正是專制統治的核心秘密。民主,其實是很麻煩的事情,又要諮詢又要商議又要投票,要在眾多政治人物之間作出抉擇,選舉之後,政治人物之間競爭相鬥,亦是耗時傷神之事。

倒不如乾脆擁抱專制,把權力集中於一人手裡,聽他的,信他的,依他的,進而怕他懼他,被他奴役,於痛苦中另有自在。若他壞得過份,大不了推倒他,但,「推翻暴君,不推翻暴制」,繼續既痛苦又自在地做奴隸,甘願為奴,在古代在現代,在遠處在近處,都一樣。

2014年要走。2015要來。時間流轉,看似變動,其實有太多東西根本沒變。例如,像古代王朝般的現代政體;又如,擁抱專制的奴隸心理。想想,未免悲傷,新年遂也快樂不起來了。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