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書的黃昏

已是近黃昏 20/1/2013 崑南

【明報】也斯辭世,在文學圈內,湧起了一股浪潮。也許受了王家衛的《一代宗師》的偉大感染,或因日本電影大師大島渚剛走了的刺激,粉絲們為也斯加上了「香港文壇一代宗師」這個光環。也斯生前除了創作,執鞭數十年,桃李滿門,名揚港外,稱得上實至名歸。

黯然自傷的本地文學
宗師歸宗師,說到文學在港的地位,究竟安置在哪一角落?難怪也斯的遺願是希望香港文學地位能夠平反。所謂平反,至少本地文學可以在自己的土地佔得一個適當的空間。

但 現實就是現實,難不令人黯然的事實。如果我們相信每年暢銷書榜,足可以反映大眾的閱讀興趣,肯定令關注文學的人士失望,去年全年幾乎長期高佔暢銷榜三甲 的,是一本與醫療有關的《嚴浩特選秘方集》,再分類的話,根據商務印書館的資料,小說創作組第一位是「秦始皇恐怖的遺言」,正所謂十年如一日的本地流行小 說作者亦舒、鄭梓靈各佔兩席,張小嫻一席。第三名及第廿名,均不是香港作家,前者是九把刀,後者是韓寒。代表香港文學較像樣的作品,一本也不入圍,也斯一 代宗師級的更不用說了。

其實,有空在街頭巡視一下就等於拿著大眾口味的探針,例如,春節前後,報檔滿目所見就是那些八字風水通勝之類 (根據三聯書局的一月份暢銷書榜, 前十名, 就有三本是與蛇年運程有關),其他的不是所謂娛樂八卦新聞的周刊,便是大陸政治內幕專書。閣下想在報攤找一本文學作品?滄海一粟也難以比喻,因為根本就沒 有一粟的存在,我們已是見怪不怪,這個「清洗文學」現象,八十年代起早已出現的了。

已然逝去的光輝年代
話要說回來,英美暢銷書榜也嗅不出多少文學味,單是一本《格雷的五十陰暗面》的紀錄,便覆蓋了過去所有文學作品銷售的總和。大宗師時代早已消逝了。眼前是電子世紀,人們只會日夜 情迷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手機板機在手,在群眾的心中,英雄或英雌都是apps…..apps的化身。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