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傑偉悼韓良露

韓良露 6/3/2015 馬傑偉

【明報】台灣傳來韓良露的死訊,大家都措手不及,幾個月前還在臉書看到她與朱全斌的巴黎遊蹤,為什麼兩三個月就離開人世?

收到消息時我在馬料水碼頭,雲霧閉天的一個黃昏,站在吐露港的靜水旁邊,一個遊人也沒有。我記起了良露那炯炯眼神、充滿熱情的言談舉止、吃出滋味的滿足表情。她還年輕,剛出版的自述裏,還在說下半生努力把寫作視作修行。人世情未了,仙鶴渺人間。你已經不必再勞心寫作,你的遺作足以潤澤您眾多讀者的心靈。此際一隻白鷺飛過,在平靜的水面投下飄逸的倒影。我不知如何想到,從口袋裏拉出一張潔白的紙巾,打開來一個白色正方,走下碼頭的石級,小心把白色的方塊鋪在水面,海浪翩翩,引導一頁輕輕的白紗,如夢如煙,飄移出海,慢慢溶化於無形,我默誦生死的告別,卻又想到了全斌,他倆相依相伴這麼多年,卻在莫測的命運中,轉瞬天人相隔。

二十多年前我與全斌相識於英倫,同是金匠學院的博士生,同樣是研究電視文化。當年他與良露已是出色的電視創作人,而我是失意失學的一名文藝中年。還記得我們在倫敦的晚餐,良露下廚煮出美味,一尾清蒸鮮魚是一吃難忘。我們相聚時間不多,但都是真切愉快的,而我又從良露的著作中,豐富我們的相知。在《狗日子、貓時間》一書,妻寫,夫畫;我很深刻的記得書中描述她在倫敦整天泡咖啡館的情景。還記得精通占星的她給我看命盤時的驚懼……

全斌,生命就是這樣的吧,老去、逝亡。熱情過活,嘗盡人間百味。良露做到了,且活得出色。不要讓哀傷戰勝,努力生活,正是讓良露安息的最佳禮贊。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