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記王宣一最後派對

最後的派對 10/3/2015 馬家輝

【明報】到台北出席悼念會,不,不叫做悼念會而叫做派對,因為猝逝的作家王宣一性格爽朗,生前愛吃愛玩愛朋友,丈夫和兒子確信她不會希望朋友們在殯儀館哭哭啼 啼,反願大家用笑聲用樂觀來面對以及領悟她的離去,於是,籌辦了一個「最後的派對」,召集眾人,來到現場,有吃有喝,分享對她的懷念與追記。

「派對」在華山文創園區舉行,家人特地挑選了她昔日最喜歡的咖啡和麵包品牌,以及普洱茶,以及桂圓糖水,以及優雅的音樂,讓來者皆感寧靜,而於寧靜裡洗滌憂 傷。當天我正好在台灣某報刊登了一篇相關文章,現場遇見一位出版界前輩,他從西裝口袋裡掏出文章剪報,說特地剪下帶來供各人分享;好久好久沒見到有人剪報 了,如今大家連報紙也疏於閱讀了,遑論剪報,果然是老派人,而當老派人遇上老派人,尤其在這樣的場合,特別覺得溫暖。

可是說著說著,除 了笑聲,眼淚總難免。逝者的一位女性友人憶述日常生活,結伴到哪裡尋覓美食,相約到什麼地方找尋廚房用品,如眾所料,逝者都是一貫地細心與熱心;對於生命 美好的追求,不僅展現於文字上的傳達和分享,更是徹徹底底的內心映照,如斯,王宣一不僅是作家而更是踏踏實實的生活家。原來,大家誤會了,多年以來,她不 是用文字來感動讀者,而是用生活,以生活之誠提醒所有讀其文字的人,請把腳步放緩,時間是可以停下來的,讓世界等一下,當你把自己對待得更好,世界亦由此 更好。所謂世界畢竟是由人組成的,不是嗎?善待自己,如同善待世界。

友人亦憶述一樁小事:某天,逝者帶她跳舞,但並非去那種中年母親常 去的「老舞場」跳那種懷舊交際舞,而是找了一位舞蹈教師,跟一群中年母親一起跳少女們流行的韓式hip-hop,扭動屁股,手舞足蹈,務讓內心最壓抑的熱 情像火山熔岩般盡情噴發。大家聽了,笑了,肯定都在心裡想像女作家的舞姿,圓潤的軀體,如此來勁生猛,生命應如是,元氣淋漓,好好活過一場,動靜皆宜,雖 只五十九歲,可不浪費。

終了,逝者之夫分享感言,說收到朋友訊息提醒不要「斷了聯繫」,但他立即想到的是, 我不希望, 但「我的聯繫斷了」。眾皆沉默,從笑聲重回憂傷。生命正是笑聲與淚水的輪迴交替,想忘記,終究忘不了。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