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庵推薦推理小說

兩種推理小說 26/4/2015 止庵(作家、學者)

【晶報】先來說說我對推理小說的基本看法:後來的硬漢派、社會派,以及最近一二十 年的推理小說,誠然與「黃金時代」古典的正統的寫法很不一樣,甚至可以說彼此的追求完全不同,然而無論哪一派,寫的畢竟都是推理小說。查看一下辭書上的定義:「推理小說,是以推理方式解開故事謎題(大多數是找出殺人兇手)的一種小說。」就「以推理方式解開故事謎題(大多數是找出殺人兇手)」而言,後來這些 作品與古典的正統的寫法仍有一致之處。假如將這一點也放棄了,就不是推理小說了。進一步說,假如這一點做得不好,就不是好的推理小說。

好的推理小說,開頭應該奇特、新穎,進展應該曲折、複雜,結尾必須完整、周密。一部作品有從開頭寫和從結尾寫兩種,推理小說應該都是從結尾寫的,不然做不到極盡曲折變化而又嚴絲合縫、滴水不漏;也正因為如此,我對寫得不夠周密,開頭奇崛、結尾泄氣的推理小說特別看不上。

現在就按照一己口味推薦幾本推理小說。分為兩組:第一組,從「以推理方式解開故事謎題」來看,極盡奇特、新穎、曲折、複雜、完整、周密,有東野圭吾的《嫌疑 人X的獻身》《惡意》《聖女的救濟》《誰殺了她》《放學後》,邁克爾.康奈利的「哈里.博斯系列」,特別是其中的《混凝土裡的金髮女郎》,這一本寫得乾淨 利落,而又饒有趣味。他的《詩人》前半也許更受推崇,但我覺得,前半部分寫如何發現這是一樁案子,的確精彩,可是寫到立案之後就稍嫌有點弱了。

第二組,找到罪犯並非唯一目的,更側重於揭示人性、反映社會,但故事的開頭、進展和結尾同樣無可挑剔,有東野圭吾的《紅手指》《新參者》,P.D.詹姆斯的《教堂謀殺案》《無辜的血》,魯斯.倫德爾的《樹林裡的孩子》。

P.D. 詹姆斯是一位真正將推理小說寫成純文學作品的傑出作家,我曾經說東野圭吾某些推理小說如《惡意》《紅手指》《新參者》等達到了純文學的水準,其實也就是達 到了P.D.詹姆斯的水準。魯斯.倫德爾另有兩部非推理小說更為精彩,順便在此一提。《女管家的心事》(原名A Judgement in Stone)常被列為偵探小說或推理小說,其實這書到末了才出現一位偵探,還是個被嘲笑的角色;而《送雛菊的姑娘》(原名The Lake of Darkness)中則既無偵探,又無推理。魯斯.倫德爾屬於那種以一副冷冷的眼光把人性和這世界的黑暗都給看透了的智者型作家,接近於格林和毛姆,但好 像比毛姆更黑暗一點。這裡前一本強化全知視角,造成一種特別的冷漠感,仿佛是先知的咒語似的,最好地演繹了「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後一本則描述了正 能量、負能量是如何一股腦兒地匯合為負能量的:愚蠢的善意可能比真正的惡意更危險,此種危險既施于人,複施於己,不辨善惡,其實亦無須分辨善惡。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