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感歎薛憶溈《空巢》

空巢 26/12/2014 馬家輝

【明報】Boxing Day 的早上,如果你發現沒有禮物可拆,甚至沒有人可讓你贈書禮物,子女離家了,甚至伴侶也不在了,換句話說,你是個「空巢」中年或老年,你會做什麼?看電視?翻報紙?抑或,坐下來,泡杯咖啡給自己,好好翻開書頁,親近一下你已久違的文字?

不如選擇讀讀《空巢》。

這是薛憶溈的中篇小說,華東師範大學出版。薛是內地作家,畢業於北京航天大學,又在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取得語言學與應用語言學博士,移居加拿大多年,專注創作,專欄與短篇與長篇皆有,才剛滿五十歲,文字有工科人的冷靜卻亦有文科人的溫情,《空巢》便是好代表。

故事說的是一位年近八十的空巢老婦的被騙遭遇。發生在短短的時間內,卻回顧了八十年的一生,她的一生,她在中國的一生,幸與不幸,皆在其中。情節由一通電話開始,接電者是她,一位有數十年教齡的退休老師,丈夫離世了,子女移民外國了,獨居,生病,跟她最親近的是一位因向她推銷保健藥品而認識的晚輩女子。來電 者是「顧警官」,指她涉入一宗嚴重犯罪,必須把錢轉入一個指定戶口,一來為了保護她,二來為了還她清白。老婦被氣死了,自認一生和善,怎可以晚節不保?於是配合,轉錢了, 「顧警官」立即人間蒸發,令她陷入另一重困惑與迷惘。

電話詐騙是常見之事,同樣常見的是,老婦在迷惘裡憶記數十年生 命,婚姻之破敗,父母之緣薄,子女之衝突,原來自以為穩定的一輩子幾乎乏善足陳,數十年彷彿虛渡,應驗了一位文藝青年於數十年前所寫的《空巢歌》: 「子宮是空巢,墳墓是空巢/生命是空巢,死亡是空巢/記憶是空巢,想像是空巢/孩子是空巢,老人是空巢/語言是空巢,沉默是空巢/思想是空巢,夢想是空 巢。」

原來空巢非始於老後,而始於出生。從呱呱落地那天開始,空已是真。「清白」數十年,老後遭騙,始讓她領悟此理,讓她「不在乎了, 已經不需要在乎了。我已經知道生活是多麼的荒唐,多麼的不可理喻,感謝讓這一天變成我一生中最特殊的一天的所有騙子,他們用一個電話就改變我的一生。他們 用他們的假讓我看到了生活的真」。

老婦坐在客廳,經常「看見」早已死去的母親,跟她說話。最後一句是,母親對她招了招手, 「你過來,孩子,我帶你走」。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