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飲食文學一隅

大漢復興 9/3/2015 馬家輝

【明報】王宣一與韓良露先後離世,兩人皆懂美食皆擅文章,台灣文學界的腹舌品味頓然寂寞。

香港也有寫吃寫食的作家,但其之所「作」,主要是指南式的店舖和食料介紹,雖也有閱讀趣味,卻離一般概念中的文學想像頗有距離。香港飲食產業發達,但飲食文 學缺貨,如同香港人比台灣更早有留學生放洋,台灣有不同世代的「留學文學」,香港卻來來去去只見《我讀了牛津》、《我入了哈佛》之類輕薄隨記,甚至只是 「津」了一下而「牛」不起來,也去「哈」了一下而成不了「佛」。文學畢竟講求土壤,在浮躁擁擠的土地上,要有文學,便須有更大的運氣和更多的努力。

談吃談食,往往擺脫不了回憶。王與韓的美食文章皆述及童年往事,是難免的牽引,舌頭的記憶是最原始的記憶,尤其孩提時代看見長輩在廚房忙裡忙外,桌上擺著的便不止是菜餚而更是親情。吃食可以入文也入詩,余光中寫過《粥頌》:

「記 得稚歲你往往/安慰渴口與飢腸/病了,就更加苦盼/你來輕輕地按摩/舌焦,唇燥,喉乾/與分外嬌懦的枯腸/若是母親所煮/更端來病榻旁邊/一面吹涼,一面 /用調慢慢地勸餵/世界上有什麼美味/--別提可口可樂了/能比你更加落胃?/現在輪到了愛妻/用慢火熬了又熬/驚喜晚餐桌上/端來這一碗香軟……古老 的記憶便帶我/燈下又回到兒時/分不清對我笑的是母親呢?還是妻子」

詩文以外,吃食也可入為政治菜單。台灣解嚴前召開的什麼國民大會之類,晚宴菜單上常見這些菜名:

「萬眾歸心」是雜錦復興鍋。「大漢復興」是雞蓉粟米湯。「精誠團結」是荷葉粉蒸子排。「山河一統」是滷牛肉墨魚雙拼。「大地春回」是雪裡紅炒豆皮肉絲。「圓滿 成功」是珍珠圓子。「吉祥如意」是鳳尾明蝦。「萬年長青」是炒菠菜。各有明喻與隱言。解嚴後,政治菜單常遭戲仿與嘲諷,最著名的是焦桐一九九九年的《完全壯陽食譜》,把國民黨的政治口號轉為菜式,全書以散文與詩的文體寫成,載錄A餐B餐C餐等二十四道食譜,各加「材料」、「做法」、「說明」,皆是搞怪,如 「莊敬自強」之菜須於下鍋前對食材先喃喃一遍,緊記領袖苦心; 「戒急用忍」之菜須用金門高梁浸雞,以記八二三炮戰氛圍……

在作家眼中,萬事皆成笑料,文學長存,是的,政治只是個屁,甚至連屁也不如。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美味情緣,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