興國拉雜談牽牛花

牽牛花 4/3/2015 興國

【文匯】年少時印象最深的花有三種,第一種是牽牛花,因為生活在調景嶺依山傍海的落後地區,走在路上最常見的花,就是紫色的牽牛花。我和同學常常到山上遊玩, 除了看到牽牛花之外,還會採摘我們稱之為臭草花的花來吸食,花是小小的一叢,有紅黃二色,多數以紅色居多,用手把整叢花提起,然後吸啜底部,非常甜美。第三種就是過農曆年前去井欄樹山裡砍伐的吊鐘花。

如今吊鐘花難得一見,那臭草花和牽牛花,卻在我教書學校的山旁時常看見,但臭草花不會再採摘而食了,而牽牛花則是我到山上抽煙斗時陪伴著我的花朵。

最近剛看畢東野圭吾的《夢幻花》,書裡寫的死亡事件,就是和牽牛花有關,但不是我常見的紫色牽牛花,而是日本古代就有,但現代則完全也不能以基因改造而得的 「夢幻花」--黃色的牽牛花 。小說描述的黃色牽牛花,之所以後來消失無蹤,是因為它的種子,吃了會讓人有如吃迷幻藥般,產生幻覺,但要吃適量,多吃就會致死。

看完後,我對牽牛花很好奇,去查查相關資料,結果發現,有人說牽牛花名字的來源 ,是因為有個農夫生病,吃了花的種子而痊癒,便牽著牛去感謝此花。另有一說是因為牽牛花的種子能治水腫和便秘,所以不少農夫患有類似病症時,便牽牛去易藥,才因而得名。

又有一資料顯示,原來京劇大師梅蘭芳最愛種植此花,買了不少參考書來研究,還與友人組成小團體,不時舉辦小型花展。牽牛花是早上四時開始綻放,梅蘭芳則比花開更早起身,可以一邊看著花朵綻放,一邊以愉悅的心情練習楊貴妃賞花的「臥魚」身段,而使得演楊貴妃角色更臻完美。

古代文人雅士愛花者很多,但詠牽牛花的詩句卻很少。宋朝的陸游在《夜雨》中則有過這樣的詩句:「藩籬處處蔓牽牛,薏苡叢深稗穗抽。」可能是牽牛花隨處可見,而且花期又長,就不被詩人注意了。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你正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你正使用 Twitter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你正使用 Facebook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你正使用 Google+ 帳號留言。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