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虛幻

未來絮語 26/2/2015 馬家輝

【明報】高官提出設立「未來基金」的光榮構想,把香港人累積多年的血汗盈餘,不花在救助危難貧困,只投於長遠基建,理由是,基建就是未來,有了基建,未來才有希望云云。

對於財經,我不懂,沒意見,可是對於「未來」,固執於文字的我難免浮想連篇。

未 來?什麼未來?到底什麼是未來?誰的未來?所謂未來,豈不就是他日的眼前,而今天的眼前,豈不就是昔日所曾冀望的未來?未來之後總有未來,而我們的此時此刻,亦曾是「未來」,曾是被人在民主前景和民生共榮上提出過眾多許諾的未來,今天正由昔日的「未來」所曾組成,救助今天就是救助未來,今天無助,再美麗的 未來承諾亦僅是空話。未來永遠是個「不及物動詞」,永遠發生在當下。

台灣詩人羅智成有舊作《泥炭紀》,喃喃碎語,於陌生的留學國度思考 過往未來。他說, 「如今我已畏縮。窘迫。當遠方的島或星雲因為欺近而失去不實的美貌;當負載許多理想、夢想的我們『曾經的未來』;因為長大而進入,而露出那繁瑣、巨大、無 望的平俗。當走向偉大的途中,盛傳偉大早已離席或不再偉大--而最重要的,由於我們從不曾--為了知識--從不曾深深許諾於一個信仰。我們反成為最早迷 惑、疲憊與荒涼的部族」。

「未來」二字聽進香港人的耳裡,恐怕充滿戲謔成分。多少年了?遠的不說,就從八十年代開始,走向「未來」的身 分歸屬,香港人曾被許諾了無數遍,無數遍關乎民主與民生的美麗願景,然而當「未來」一天一天變成眼前,時間往前走,那些曾被許諾的美麗願景卻總以同樣甚至更快的速度往後退,於是,我們每一天能夠做的事情便是重新期盼「未來」,未來會更好,明天會更美,我們必須要為未來加倍努力,循序漸進慢慢來,會有的,你所冀盼的,到了未來總會有……而到了今天,台詞相同,依然是只能期盼未來,而所謂期盼未來,其實等同「回到未來」,回到曾被許諾的美麗願景,在願景裡,繼續,做夢。

羅智成又說, 「我同時被過去與未來離棄;現實被距離阻擋於現實之外;夢想被局部的『實現』,鬆動了『夢想據以為夢想』的不可企及的美麗。那些快樂的日子,已成為過去。你必須視年輕為一生唯一的奇蹟」。

香港永遠存在於時間迷亂中。昔日的「未來」,目前的「未來」,未來的「未來」。未來不死,如同我們的挫敗。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