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家輝漫談《Gone Girl》電影與原作

仇女狂 18/10/2014 馬家輝

【明報】《紐約客》有文章把《失蹤罪》跟三年前的另一齣《我兒子是惡魔》相提並論,說的皆是婚姻之淪落與不堪,像一場無休無止的挾持鬥爭。

我聯想到的反而是更久以前的《浮生路》,亦是小說,在影像裡,狄卡比奧和琦溫斯莉像從《鐵達尼號》裡隔世重逢,好了,死不掉了,相遇了,愛上了,結婚了,生兒育女了,買樓買車了,過著中產的好日子,但好日子又能維持多久多長呢?幸福路能走多遠?眼下的日子愈好,往後的沉淪更讓人難以承受,浮生路漫漫,原來婚 姻是個最大的懲罪也是最狠的兇手。

然而《失蹤罪》於同處又有不同。作者吉莉安弗琳的創作常被調侃為「仇女狂」(misogyny),不 管是電視劇或小說以至於這部親手改編的電影,女主角都不是什麼好東西,貧窮基層女子固然為了鈔票什麼都幹,即使有了哈佛學位並為暢銷書作家,如《失》片裡 的艷麗少婦,依舊狠毒陰險。中文說「無毒不丈夫」,在弗琳筆下可不是這樣的--她偏要「無毒不女人」。

所以《失》片裡的男人被她整得死去活來,進也不是退也不能,唯有心甘命抵做順民,也就是,做「共犯」。但如昨日所言,亦唯有跟在這樣的女人身邊生活,這樣的男人始能感受自身存在。也就 是說,一個S一個M,怨不得別人。有些婚姻是「以愛之名」讓彼此受罪,有些呢,純屬赤裸裸的虐待與自虐,倒讓人難以判定到底是前者抑或後者比較痛苦和不道 德。

《失》 書面世後,弗琳的「仇女狂」指控必更上高峰。男人娶了哈佛女人,苦不堪言,弗琳似在警告世間男子,正如女人不可以「下」嫁,下嫁了便瞧不起老公,你們也萬 萬不能「上」娶,否則,高攀不了,後患無窮。精英女人是世上最可怕的女人,當她要修理你,你無所逃於天地間,without mercy,天地不仁,女子更不仁。

順便說說:讀《失》原著,開始有一段話令我忍俊不禁,男女主角都被雜誌社炒魷魚,時代變了,「昔日人們依然閱讀紙上文章,也依然在乎作者觀感,但忽然,我們的時代過去了,網絡把我們都殺了。那個時候啊,我們從沒想過自己投身的事業,十年之間將會煙消雲散」。

浮生路上,從沒想過的事情可多呢。可是,想過又如何?如果你真愛寫作,如同如果你真愛某個人,即使想過寫作將逝和愛情將亡,卻必仍會去做,只因,當時不做你 便睡不著覺,做了再說。Follow your heart,做就是了,life is too short to think too much。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光影之間,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