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蕓讀Marie Ndiaye《三個折不斷的女人》

屬於女人的魔咒 15/3/2015 海蕓

【澳門日報】乍看書名,「折不斷」可理解成堅強、不屈不撓的意思。的確,作者通過三個獨立的故事,刻畫出三個塞內加爾女性那卑微而堅韌的精神,這三個故事雖然彼此獨立,但箇中的人物通過微弱的關係將堅強的女性串連成一起。

作者恩迪亞耶的父親是塞內加爾人,母親是法國人,和第一個故事的諾拉一樣,自小和父親分離,與母親一起生活,恩迪亞耶在小說中以塞內加爾這地方為大背景,關注黑人與白人、男人與女人的問題。東方女性會受傳統的觀念而影響,認為女人要三從四德、相夫教子或賢良淑德,而書中的三位非洲女性,地位明顯比白人低了一 等,但我們可以看到她們努力地改變自己的狀況,縱使最後遇到掣肘。

因為父權社會和殖民社會的關係,在小說中看到這三位黑人女性諾拉、芳 達及嘉蒂是代表弱勢的一群,她們各自在家庭、愛情和移民方面,共同道出向父權抵抗而發生不同的命運。諾拉是一位律師,二十三歲時與姐姐、法國人母親被父親 遺棄在法國,因父親重男輕女,只帶回擁有白人特徵的弟弟索尼到塞內加爾,著力培養他,之後亦與不同國籍的白種女人一起過,但再沒有生下白皮膚的孩子,直至 諾拉也有家庭,但聽說弟弟殺了繼母,她藉此重遊塞內加爾做其辯護律師,認為與弟弟的疏遠是父親一手造成,對當年被父親遺棄仍感到怨恨。

令人詫異的是,她後來從弟弟得知這是不倫之戀,父親將他們擁有黑人特徵的雙生女還給女家照顧,把殺人的罪名推卸給兒子。對諾拉來說,父親即使由富有變得貧窮,結束了度假村的生意,也沒有改變從前的高傲性格,反之用其他手段向諾拉施壓,務求諾拉就範為弟弟打官司。作者在三個故事中均將男性的自私、懦弱來突顯 女性的堅韌、勇氣,三個故事也沒有著墨寫愛情,她們原本都追求幸福的生活,但事與願違,像中了魔咒。

而第二個故事的芳達,他丈夫魯迪因 給學生知道他是殺人犯的兒子,一時觸怒毆打學生而被學校開除,轉折回流法國做廚櫃銷售員;其父親在他小時在塞內加爾開發度假村經營有道,帶了魯迪與妻子到 塞內加爾居住,但後來發現被非洲的合伙人欺騙,他殺掉合夥人後也自殺了,魯迪母親也因此對種族存在偏見。芳達跟隨丈夫回流法國後亦因種族身份找不到教席, 經常與丈夫爭執,令丈夫以為芳達有外遇,與諾拉一樣,都是未融入大社會所導致的現象,但不同的是,她因丈夫的遭遇而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諾拉則因父親的桎梏 而被改變。

前兩個故事對自己的身份無奈接受,但第三個故事的嘉蒂可以驕傲地認同自己的身份。她沒有接受過教育,曾是諾拉父親的傭人,也 是芳達的表妹,與丈夫結婚三年一直未懷孕,直至丈夫病死,她被家婆打發後偷渡到法國,叫她投靠芳達。她在偷渡過程中認識了納米拉,納米拉起初也有盡力保護 她,但嘉蒂最終為偷渡賣淫籌錢,而納米拉竟偷去她的錢逃走,她只得留下來繼續被嫖客蹂躪。可以看到三位女性因種族,在家庭或群體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傷害;面 對世界,她們用自己頑強的意志在生命中發光發亮,正如譯者袁筱一寫過:「做一個堅強的女人遠比做一個女強人要承受更多的痛苦。」而我們其實有時也像這三位 女性,在生活中為家庭、婚姻、夢想處處賣力地堅持。

《三個折不斷的女人》
作者:瑪麗 · 恩迪亞耶
譯者:袁筱一
出版社:譯林
出版日期:2011年4月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