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淑賢感懷《素葉文學》停辦

《素葉》與我 30/6/2015 伍淑賢

【文匯】拙作《山上來的人》小說集,最近獲首屆「香港文學季」推薦獎,由於其中好些小說均在本報文藝版首發,所以在這不避嫌地說幾句,也算是個交代。感謝主辦機構香港文學生活館,讓多點讀者知道這本書。這書也是素葉出版社的掩卷之作,我在頒獎禮上說了些感想,值得記一下。

作為讀者和投稿人,我對《素葉文學》頗有感受。每一代年輕人都有「心水」刊物,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對我來說,「心水」刊物就是《素葉文學》,雖不算狂熱,但 也訂閱,喜歡它素淨的排版,淡然而認真的風格,也喜歡它的多位作者。記得是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有次 給《素葉》投稿後,就收到編輯許迪鏘先生的一封親筆長信,說喜歡我的作品,還記得他的字細細的很漂亮,讀了有點感動。以後每有新作品就寄去,也很幸運,好像全部都登了出來。不過我跟許先生其實也是近年才開始見面,而我跟《素葉》的其他人也全不認識,是個局外人。不過,像這樣對《素葉文學》有回憶有感情的, 應不只我一個。《素葉》淡然而認真的風格,也不會因雜誌停辦而消失。

我也想講講身邊朋友對這本書的反應。其實有看小說習慣的好朋友不 多,但當大家收到我送的書,多數都熱情謝過,也有認真看的,還看得很仔細。有個中學同學最特別,她收到書,就問:「可不可以帶進洗手間看?」我實在想不出為甚麼不可以,因為連張愛玲的母親, 當年也在洗手間看小說!張在《私語》裡是這樣寫的:「《小說月報》上正登著老舍的《二馬》,雜誌每月寄到了,我母親坐在抽水馬桶上看,一面笑,一面讀出 來,我靠在門框上笑,所以現在我還是喜歡《二馬》,雖然老舍後來的《離婚》、《火車》全比《二馬》好得多。」我當然不敢自比老舍,同學也不像是張媽媽的同 路。

其實書不管在哪裡看,看總比不看好。有時我自己一味煞有介事,世俗卻自有它的取態,比書更有趣。只要認真過,其他的就可以淡然了。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