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出自然對話

女人寫男人 24/7/2015 鄭梓靈

【晴報】某女作家某日被男人問道:「那些只有男人的場景,你是怎樣可以寫出如此自然的對白呢?你會不會是出生於一個有男有女的大家族,又有許多男性朋友?」女作家回答:「才相反,我是獨生女,25歲以前從未見過或者跟一個同齡的男子說過話。我處理這個難題的方法是,盡量讓我筆下的男人像個平凡人般說話。」

這是英國女作家Dorothy L. Sayers的真人小故事,讓我想到,一個女作家若只揣摩男人在女人面前的說話方式,而自以為那就是男人之間的說話方式,那一定誤會大了;正如一個男作家 只揣摩女人在男人面前的說話方式,就以為女人之間是這樣相處的,亦未免太天真。很多時因為有異性在場,我們會莫名地注意自己的性別,但如果只有男人或只有 女人的話,我們比較能呈現出一種平凡的生活感,較敢於表露自己的真性情。

這也就是為甚麼一堆女人聚在一起的時候,只要沒有男人,總是聊得特別投契特別興奮的,因為我們可以無拘無束地做自己啊。

Advertisements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靈光一瞬,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