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礪青讚黃國鉅《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尼采:柏拉圖主義的扭轉 3/8/2015 彭礪青

【文匯】自從白取春彥的《超譯尼采》大賣以來,一般讀者再一次經歷他們長輩從陳 鼓應那裡經歷過的誤讀,尼采的哲學的確充滿了歧義,無論是存在主義的尼采、道家的尼采、無政府主義的尼采、法西斯主義的尼采,抑或治癒系的尼采,利己主義 的尼采,這些形象都遠離那個真實的尼采。誠然,作者永遠是讀者重塑後的那個形象,但可否有一個比較貼近真實生平的哲人形象?《尼采:從酒神到超人》的作者黃國鉅在德國研究尼采,返港後除教授哲學外,還寫劇本。他以希臘悲劇入手梳理尼采的一生,比那些支離破碎地呈現尼采一生,或在尼采身上加上自己主觀色彩的 做法,更有信服力。

尼采的反哲學探索自希臘悲劇開始,這位古典語文學家從第一部作品《悲劇的誕生》開始,就如古希臘悲劇作為對整部哲學史及理性傳統的挑戰,當中也借用了叔本華充滿佛教宿命論的意志觀。但後來尼采又發現叔本華宿命論的不足,並且超越了希臘悲劇,他重新詮釋古希臘「永恒回歸」 的時間觀就是這種超越。尼采後來寫的《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和《道德的譜系學》,又對基督教的神學觀念和道德概念作出根本的顛覆。可是人 們會說,這些思想軌跡之間,究竟有甚麼聯繫?

黃國鉅的貢獻,在於以這樣尼采的思想歷程重新梳理尼采思想中看似沒有直接關係的概念,又能以清晰、流暢的文字,深入解釋他的思想歷程,除加深讀者對尼采概念的理解外,還能讓他們了解尼采怎樣影響日後的哲學家如海德格、班雅明、福柯和德勒茲。

在 尼采的思想歷程中,某種日後出現的思想,其實在稍前的作品中,已可見端倪,很多概念之間也有前後的 連貫性,就如作者說的,在早期的概念「酒神精神」中隱含了日後的「權力意志」。然而究竟尼采有沒有一個完整的、可以梳理的思想體系?這就眾說紛紜。這一 點,作者在第五章,亦即最後一章裡問道:究竟尼采的哲學有沒有系統性?海德格及洛維特認為,尼采的哲學裡有一個內在於(immanent)其思想的系統, 雅斯培卻認為,我們可以用一個系統的方法去理解尼采,但他的哲學不一定有一個系統。以黃國鉅書寫的方式,這看來是一個不預設答案的問題,然而應更近於海德 格,他也同意海德格引用尼采遺稿所要表達的想法:尼采要把柏拉圖主義給扭轉(Umdrehung des Platonismus),而不是把柏拉圖主義顛覆、拆毀,就像把柏拉圖看(理念)彼岸世界的望遠鏡,「一百八十度轉過來」,重新關注自身的現實世界。這 正好解釋了早期尼采聲稱要回歸前蘇格拉底的悲劇世界,但又以查拉圖斯特拉作為他心中的哲人王,以及類似提倡生命力的主張。

這種說法之所以 成立,是因為尼采這種反哲學的思想軌跡,其實並沒有拆毀哲學思辯的架構。另外,在尼采各時期的哲學主題中,有一些一直不被討論的連接點,如他的成名作《悲 劇的誕生》,副題為「悲劇來自音樂精神的誕生」,作者指出這種音樂精神不是阿里士多德 《詩學》中所指的悲劇本身的韻律,而是在其韻律、句子、字詞、字詞的圖象、意象及字義背後所表達的意志和情緒,這也涉及了時間的流動。悲劇的死亡更帶來哲 學的出現,當人們以蘇格拉底的樂觀精神,以為一切都可以透過哲學(或科學)得到解答,充斥著諸神及命運奧秘的悲劇,也就走向衰亡了。然而悲劇也代表著一種 借藝術將過往永恒化的努力,只有那些深知歷史意義又不為歷史操控的人,才能從劇戲中超脫出來,這也導致尼采日後在《人性的、太人性的》書中反對悲劇,這仍 然貫徹了酒神精神,不過是在哲學而非悲劇的領域。

一般人面對尼采的奴隸道德、超人、權力意志等概念時,往往政治性地解讀它們(如納粹主 義),將尼采哲學矮化至社會進化論或優生學的層次,對其意義卻一知半解。然而當我們每個人回歸自身去思考奴隸和高貴道德,並像尼采所說的從精神轉向身體 時,我們會發現, 尼采不單超越了政治,也要超越哲學中主體--客體關係的問題意識。尼采不認為認識主體駕馭身體和慾望,卻認為人的身體裡存在著互相爭奪權力意志的力量,至 此,權力意志的概念也變得清晰起來。

黃國鉅以漫長的時間思考尼采哲學,終於以其心得理出尼采的哲學論述,尤其是各種概念背後如何回應哲學 史上的問題,也釐清了大眾對尼采的不少誤讀,這種解讀也為我們提供了尼采的形象,他不囿於悲劇(藝術觀)、歷史(時間觀)的局限,他反對基督教,當然是出 於更深遠的哲學原因,是因為基督教的奴隸道德將人的道德觀固定於某種心理結構(即憤懣,Ressentiment),正如柏拉圖、康德等人建築的哲學史給 予人一種靈魂或認識主體的身份。黃國鉅更微妙的解讀在於永恒時間觀和基督教道德觀之關係中,只有透過「永恒回歸」,人才可以脫離在記憶中對過往做過的事產 生悔恨,從而在忍耐中盼望永恒救贖的幻覺,也可以脫離基督教歷史中具備目的論意義的開始和終結,在不斷重複的時間中,重新創造和超越。

很多人讀過很多對尼采的解讀,反而越讀越糊塗,直接閱讀尼采的時候又被他那獨特的書寫策略所誤導,現在閱讀黃國鉅的解讀時,彷彿河漢清澈,對那些接受了一般 解讀又在深受尼采影響的哲學家中發現尼采另一面孔的讀者來說,這本書的確是一部「迷途指津」,即使只是從權威闡釋中再作梳理而已。

《尼采:從酒神到超人》
作者:黃國鉅,
出版社:中華書局(2014年5月)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