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秀朗談《日本最長的一天》電影與原著兩篇

《日本最長的一天》 25/8/2015 藍秀朗

【太陽】在電影《日本最長的一天》正式上映前看了優先場,同一家發行商之前發行了《永遠の0》及《山本五十六》,今作是太平洋戰爭系列電影的第三部曲。

《日 本最長的一天》改編自1960年代出版的同名實錄書籍,當年曾一度拍成黑白電影,在1967年上映,今次的重拍版起用了役所廣司、本木雅弘及山崎努,分別飾演終戰前陸軍大臣阿南惟幾、日皇裕仁及終戰前首相鈴木貫太郎。電影講述「宮城事件」的前因後果,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皇裕仁透過電台廣播宣布日本無條件投降,事實上在之前一天的深夜,部分拒絕投降的陸軍幕僚發動政變,企圖搶奪收錄了天皇終戰詔書的黑膠碟。

山崎努及役所廣司的演繹固然恰到好處,本木雅弘演繹出日皇應有的沉實,唸讀終戰詔書的腔調非常神似,松坂桃李飾演發動政變的畑中少佐,那份打從心坎的激進也令觀眾留下印象。

阿南惟幾切腹的一幕,大量鮮血滴落木地板上發出的聲音十分真實,可見導演的拍攝態度認真。然而也許導演太執著依足原著拍攝,不讓單一主角帶動劇情推展,阿南惟幾是主角、日皇裕仁似是主角,鈴木貫太郎也似是主角,實際上事件才是主角,故此交代情節的視點不斷變化,視為一部由演員演繹的紀錄片去觀看比較合適。

半藤一利的二戰書籍 26/8/2015 藍秀朗

【太陽】本周四在香港上映的電影《日本最長的一天》改編自半藤一利的同名書籍,半藤與已故文學家夏目漱石有親戚關係。

印在舊一千日圓鈔票上的肖像,就是夏目漱石,半藤一利的太太,是夏目漱石的外孫女。半藤在東京大學文學部畢業後,擔任過《文藝春秋》的編集長,撰寫過多部有關二次大戰的書籍,包括《日本最長的一天》。

美國電影《碧血長天》描寫諾曼第登陸戰,英語原名是「The Longest Day」,半藤為書籍《日本最長的一天》定名時受其影響。半藤在終戰二十周年的1965年著手撰寫這本書,訪問了幾十名有關人士,花了工夫分辨資料真偽, 以防有人出於政治立場提供虛假資料。例如「宮城事件」發生在天未亮的凌晨時分,若有人清楚記得事發的每個細節,那證供就有可疑。

《日本最長的一天》呈現兩種不同的「愛國」方式,臨近終戰,日本敗象已呈,日皇裕仁寧願及早宣布投降,減少民眾傷亡,盡快重建國家;陸軍幕僚堅持「本土決戰」,意思是全民在日本國土抱同歸於盡之心與美軍決一死戰,認為維護民族尊嚴及國體比一切更重要。

為了貫徹激進「愛國」思想,不惜牽連同胞同歸於盡,這種是不是真正的愛國?幸好在現今享有和平的日本,擁有這種思想的年輕人少之又少。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光影之間,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