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秀朗讀堀川惠子《死刑囚的教誨師》兩篇

死刑囚的教誨師 3/11/2015 藍秀朗

【太陽】已故推理小說家江戶川亂步創作的《雙生兒》有個副題,叫「一個死刑囚向教誨師告白的故事」,日本及台灣都會採用教誨師一詞。

日本辭典《廣辭苑》對於「教誨」的說明是:向在監獄受刑者進行培養德行的教育活動。從事教誨工作的人員,就是教誨師;早在1881年,日本已有教誨師,當時正值明治時代;台灣經歷過日治時期,受其影響,從事這項工作的人也稱做教誨師,教誨師在台灣的監獄編制,屬於教化科。

教誨師除了接觸有刑期的囚犯,教誨他們成為善人,重過新生外,日本的教誨師還要處理死囚個案,透過教誨令他們自省懺悔後,教誨師最終須在死刑執行室,見證死囚被送上絞刑台,箇中的心理壓力如千斤重。在外國電影中,在臨執行死刑前與死囚對話的神職人員,就是教誨師,但日本的教誨師大多是僧侶。

過去一年多,我一直主持有關日本犯罪事件的網台節目,為此涉獵各種相關資料,購買了堀川惠子撰寫的《教誨師》一書;這本書在日本出版時曾掀起了話題,中文譯 版書名加了個副題,叫《死刑囚的教誨師》。作者堀川並不是教誨師,她是記者及書籍作家,為了撰寫《教誨師》,她訪問了僧侶渡邊普相,渡邊是個教誨師,從事這項特別工作半個世紀。

惡人正機 4/11/2015 藍秀朗

【太陽】延續死刑囚的教誨師這個話題,日本的教誨師不准對外公開教誨死刑囚的內容,但堀川惠子的《教誨師》一書卻揭開了箇中的神秘面紗。

僧侶渡邊普相擔任死刑囚的教誨師半個世紀,當他健康走下坡,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就預先向女記者堀川道出一切,指定在他歸天後才寫成書籍,去年《教誨師》在日本推出時,渡邊已不在世。

渡邊自願擔當無酬的教誨師,出於機緣;他出生於僧侶家,日本不少佛教宗派的僧侶可以結婚生子,並且世襲,他在東京入贅,有次聽見一位淨土真宗的高僧篠田龍雄講道,主題是「誰是惡人?」淨土真宗是日本佛教主要宗派之一。

篠田一開始就說出關鍵句子:「善人尚且能往生淨土,何況惡人?」這句話好像本末倒置,因為善人理應比惡人更獲得阿彌陀佛的眷顧。篠田的說明是,一般人以為自己沒犯過法就是善人,人總會嫉妒別人成就,及無意中講出傷害他人的說話,卻不自覺這是「惡」,做了壞事的惡人反而明白自己的「惡」。

阿彌陀佛特別眷顧做了壞事但誠心悔過的人,就好像慈母認為應平等地愛每個孩子,但總會特別關心生了病的孩子,這套淨土真宗重要的思想叫「惡人正機」。渡邊受到篠田的啟發,成為教誨師,教誨那些知道自己的「惡」何在的死刑囚。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生死情思,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and tagged , , ,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