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禎兆賞朝井遼《少女不畢業》

朝井遼的青春魔法 10/11/2015 湯禎兆

【文匯】由衷而言,即使看過了朝井遼廣為人認受的《聽說桐島退社了!》(2010)及《何者》(2012) 後,作為青春小說旗手的定位,基本上我也不過認為是從內容入手而論。朝井遼其實是機巧型的作者,兩作均把青春小說蓋上一抹懸疑推理小說的異色,令讀者被他聲東擊西的技法牽著鼻子走,也令人找到看下去的理由。

可是在《少女不畢業》(2012)身上,我才敢確認他的青春旗手標籤,其實很大程度建基在他對年輕人的日常語言掌握上。當然,《何者》中大量注入推特上的文字,用來反映出他們在網路上建構的虛擬身份,其實已是一種嘗試。但利用推特語言融入小說世界中,近年在日本文壇上的使用已幾成濫調(可參看湊佳苗的《白雪公主殺人事件》),此所以也不能為朝井遼增加多少青春氣息。

《少女不畢業》當然不是憑空而從外星而來的新構思,以3月25日畢業禮一天為時空主軸,刻畫七組學生乃至老師的分離物語,透過不同人的角度,去處理同一天所發生及經歷的事物及情狀,那當然同樣有一定的懸疑推理效果,但顯然這不過是附帶的趣味枝節,絕非作者用心刻意鑽研經營的焦點所在。

於〈在校生代表〉及〈再來一次四拍子〉中,最能顯露這種語言魅力。嚴格來說,一般讀者可能會覺得以上篇幅較難以「代入」,這是正常不過的事,因為兩作的雜音甚多。作者刻意迴避用旁白交代,一直由得各人的插科打諢飄浮,又或是融入敘述者的思路中表現出來, 於是當中的青春語言便得以密集地穿梭徜徉。再加上當中的東拉西扯,就好像主次不分的混集旋律在彈奏,那當然便造成閱讀上的一定障礙,不過與此同時也正好體現出青春語言的實感來。

此所以《少女不畢業》中的語言,正好是一眾聲喧嘩的青春音調大匯演,當中有故作老練的半熟宣言:「我們已經十八歲了,不會幼稚到吵著不想分閞;但,也不過十八歲而已,還沒有成熟到能向彼此保證就算分開還是會深愛對方。」(〈寺田的腳背是高麗菜〉);還有 曖昧異色的師生戀告白留痕:「老師,我喜歡過你。」「謝謝妳,作田同學。」(〈謝幕曲響起〉);更有藝術包裝若有深意的表達就是:「這是,兩個人朝不同方向前進的畫。」彷彿按下了什麼開關,正道的話頓時讓我止住了呼吸。原來正道和他的母親在畫裡並不是面對著彼此,也沒有向對方伸出手,而是各自朝著不同方向伸出手向前走;他們不在同一條直線,而是在毫無交集的平行線上(〈兩人的背景〉)。

而以上的複合青春語言,一旦整合而觀,恰好建構出一幅青春充滿不同可能性的圖案來。七篇斷章均以離別 為中心,當中有人昂首邁步向前,有人對過去無限依戀難以啟步,透過對比映襯,不期然暗示出一種潛藏了眾人心底的共通性--那就是究竟有沒有人生的第二條 路,乃至第三條路?是的,朝井遼從來不是喜歡深入解剖陰冷人性的尖銳作家,甚至有人會因為他曾是高校年代的啦啦隊中堅分子,所以認定他是治癒系的「打氣男 子」,總是在為他人的人生作啦啦隊式的支援。事實上,作者的而且確沒有深層鑽入各人的陰暗面,而在面對外在設定的離別時限,大家其實也只是被迫地去接受從天而來的宿命。面對「賞味限定」的青春告別式,在彼此的決定背後(不少均以告白的變奏形式表達),其實潛藏心底的呼喚就是有沒有其他選擇--因為大家均只 可以選擇一種方式去結束畢業禮,如果大家可以身處平行時空,看看另一個自己可以怎樣作出不同的決定,而因此人生又有怎麼樣的變化,那才是小說背後的終極意 涵。

是的,至此我也正式認同朝井遼作為青春小說旗手的身份了,而且在他建構的高中世界裡,其實早已機敏地平衡了各式人等的「出場權利」--那可以說是承接《聽說桐島退社了!》而來的「部活」編排式構思,所以《少女不畢業》中文藝少女、運動少女、歸國少女、乖 乖少女乃至鋒芒少女等等,均各就其位,那麼青春旗手還有什麼空間要填補嗎?拭目以待他的新作!

《少女不畢業》
作者: 朝井遼
譯者:連雪雅
出版:貓頭鷹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報刊摘要, 日本情調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