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樹錦《壹周刊》1089期專訪

EAT PLAY LOVE莫樹錦 20/1/2011
陳勝藍 壹周刊1089期

他是中大腫瘤學系教授,肺癌權威,黃霑、司徒華人生最後的戰友,「我鍾意你用『戰友』二字,如果人生是一場仗的話。」五十歲的莫樹錦說:「如果人生是一條路,我是導遊;如果是一場飲宴,我是你的廚師;如果是一場麻將,我是你隻腳,但我從不用麻將比喻人生,因我不會打。


這種性格適合當醫生麼?「我又想與你討論一下,哪種性格適合做醫生呢大佬? Who define that?醫生用伎倆治病,為何要有一定性格?」

跟病人有商有量,「我的工作是分析,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法,病人決定及選擇是否接受這方法,其實跟其他行業好類似,只不過我是health care related,你可以當我是stock broker,地產sales。」

甚至讓華叔臨別前享用據聞很毒的鰻魚,「醫生無需要咁硬,作為腫瘤科醫生,知道個病不會完全治癒,那麼治療目的是什麼?長尐,好尐,沒有什麼是craved in stone一定要做……也有一些craved in stone,肺癌化療期間不應抽煙。他化療期間有無抽過?我捉過他一次。」

莫醫生跟華叔一樣,都愛享受,今次訪問要他講飲講食,講玩講溝女。


對於華叔,說得不多,「病人始終是病人,我不覺得因為他是華叔,我要錯誤地將整件事glorify,相信好多人對他的形象已根深蒂固,不需要我走出來說他如何特別。」

EAT
莫樹錦識飲識食,最怪吃過什麼?「蟻蛋,夠怪了吧?那次在清邁,菜牌上寫ant and egg,我以為用蟻炒蛋,幾過癮丫,豈料是蟻的蛋,好難頂!」

中學寄宿,週末回家,媽媽奉上一碗雞湯,一生美味,「我家有些複雜情況,或者遲些再講,她在複雜情況下特別為我煲湯,我不能說那碗雞湯好exceptional天上有地下無,但令我好感動。」

在加拿大唸書(因此滿口英文),本想讀海洋生物,「我鍾意食魚,鍾意生物,加起來就是海洋生物,我細個好naive。」可是所屬大學距離海洋二千哩,只好讀醫。畢業後兩間大學取錄他作實習生,Kingston市Queen’s University(腸胃科)及多倫多大學(腫瘤科),他選多倫多,因為Kingston無啖好食。

貪吃有代價,三年前膽固醇已達六點一超標,近況如何?「真係要講?好久沒check過,哈哈!」料到水位低不到哪裡,再驗身後必須長期服藥,「我一生至今不需要長期食藥,It’s about time,我成日咁同病人講,到我自己面對,好,我真係要去做,不過今日好忙喎!」


不迷信健康飲食,「例如cholesterol,data充足,這點我知道自己衰、逃避,但你話食雞增加癌症機會,根本無data,我睬你都傻!」鵝肝呢?「鵝肝膽固醇高,我不會時常食--一個月都有一次半次,都唔算時常啦呵?」

美食、美女二揀一,他怎選擇?「視乎當時哪樣飢渴些,這一刻肯定揀美食,因為眼前無美女。老實講我無美女肯定無問題,阿彌陀佛,companionship緊要過靚。」


記不起哪次沒gel頭出外,「問題是我不gel頭會好蓬鬆,除非我剪陸軍裝。中學階段實驗過各種髮型,包括非洲黑人爆炸裝,不是電髮,只是留長,你別忘記我是溫拿時代,豈料向高空發展,只好剪短。」

LOVE
純粹學術討論:炒飯令人健康?「Sex有乜咁特別?你條腰做多一點運動而已,跟掌上壓、sit-up一樣,有什麼好處是sex獨有?orgasm,那麼orgasm的時候發生什麼事?血管擴張。血管擴張係好relax,但時間好短喎大佬,how much good is good?」多謝分析,「學到野啦,今晚即刻試試?」

記者以電腦比喻女人,有C drive, D drive;男人卻只有sex drive(性慾),而莫樹錦承認自己sex drive並非特強,拒絕認叻,「sex drive強唔等於叻喎,我要從醫學角度解釋清楚:要有sex drive, competency, romance。有心有力,但若缺乏一份romance,it’s not going to be a very good sex。」

言下之意,不主張嫖妓?「我係醫生,你叫我點答?『莫醫生主張嫖妓?』當然唔主張啦!你這問題只有一個答案!」他未試過?「當然!但你寫出來就慘了,『莫醫生不嫖妓!』跟『莫醫生嫖妓!』一樣咁negative!」

莫樹錦訪問過陳志雲,竟然問他會否結婚,何嘗不是只有一個答案?「其實只是帶出他對關係的看法。」莫醫生離婚後沒再結婚,但一直有女伴……大抵不是男伴吧?「你點知?志雲哥件事你都知?」他多番強調喜歡向難度挑戰,因此只向難追的女孩子下手嗎?「反而無喎,邊個就手就最好啦!再說,什麼女仔難追,我都唔知點定義。」

不知難溝為何物!「我澄清,我都無嘗試去溝,哪有難溝這回事?」即是人家溝他?「也不是,一段關係好自然發展。」他很擔心:「你話:『莫醫生話無女是難溝的!』大佬,幾難睇呀?『鹹濕醫生,從不嫖妓,不過話無女難溝!』諗起都打冷震,我幫你寫埋好唔好?」記者衷心多謝他坦白,哪有害他之理?「老實講,人總會病,你都要搵下我,我好相信冤家路窄,我講一個冤家路窄古仔你聽。」

話說當年他在加拿大投考醫學院,英文科論文差了一分,小伙子要求重寫,教授不准,卻多給他一分。三年後那教授肚痛入院割膽,主診醫生正是這個香港仔,「人就是互相幫忙,這一刻你幫我,將來有個場合我幫番你,世界才快樂。」

那教授是男是女?「是女教授,六十幾歲個隻。」記者不是這個意思耶!「我點知你呀大佬,問咁多sex,如果你話:『不嫖妓,不過搞女教授!』就弊啦大佬!」

FAMILY
男女關係比醫學更高深,莫樹錦有四個媽媽,九個兄弟姊妹,黑道牧師莫樹堅、大狀莫樹聯都是同父異母兄長。莫爸爸也真了得,供十個子女出國唸書,「他說供得一個,就要供晒咁多個,好值得我尊敬,事實上人人不止一個degree。爸爸本來可以像我般飲飲食食,但他犧牲了享樂。」


與媽媽及子女合照。爸爸待他如何?
「十個子女,他記得我是誰,都算好了。」

四房十五口同住一屋,氣氛難免緊張,「一定有啦,你試下丫。現在你應該picture到我怎樣appreciate那碗湯。」

媽媽很吃得苦,爸爸營商,有寫字樓有廠房,她在悶熱的廠房幫手;又將莫樹錦送到聖士提反寄宿,免生事端,「我看見不對就出聲,引起好多conflict,不管大媽細媽,照媽。當時我十一、二歲,可能錯的是我,不是別人。」

家庭背景就像烙印,「這環境下,我好清楚自己family跟別人family不同,我想有個正常的家,所以我好珍惜結婚後的family,因此之後離婚對我好大impact,I lost the only family I ever will have,即使我再娶老婆,都不是family,因我子女的媽媽永遠不是她。」

他在加拿大結婚,執業七年,九六年回港加入中大,有經驗卻沒論文,必須搏殺,日子從此不一樣,「我只顧自己的事業,make了一個錯的presumption:她是happy to look after the family,照顧兩個小孩已滿足,原來她想有自己事業(教芭蕾舞)。一路溝通不好,產生不同磨擦,這是我錯,以為有個好穩定的family,原來我沒有。」

第三者?「我就無。」

離婚後同住一年,週一、週三他留守家中,二、四她在家,交叉走位,讓子女感到父母都在身邊,「那一年好痛苦,但我覺得需要。」子女開心?「我不知道要是我不這樣做會是怎樣,他們是否較開心,I’m trying to do the best I know。」

撫養權問題,「我不會讓兩個細路仔分開,要麼你(前妻)跟孩子在這間屋住,要麼我跟孩子住,你決定。」她讓子女跟他,為何?「我不能代她回答。」若果後輩請教他結婚問題,怎答?「why do you want to learn from a loser?」


這天替無線拍攝。若果有日他戴耳環上班,病人看不順眼,他會除下,「我的衣著令我comfortable,但如果令病人uncomfortable,我會諗諗。」若果同事覺得不好受呢?「我會叫他去死!」


從來沒有人投訴這個潮人醫生不穿白袍,「但可能背脊俾人篤到爛晒都唔出奇。好多醫生不穿白袍,只是你不知他們是醫生,只是你知我是不穿白袍的醫生。」

PLAY
莫樹錦堅信男人有多個drive,「你一定問我是什麼drive,第一,I want to make a difference;第二,尋求一點兒過癮,做我未做過的事。」做鴨丫笨,「你點知無?我無講0者!我覺得快樂人生、豐裕人生不是長遠快樂,而是有幾多個moment of快樂。我的快樂來自挑戰,不是routinely日常做的。」

包括上電視,「我唔恨在香港出名,我恨乜野?我恨在學術界出名。」○九年肺癌研究報告登上《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make了difference,「我恨左好耐,無乜邊個做academic的醫生唔恨上New England。」

該項研究涉及亞洲八十三個中心,二百多名醫生,為何各人公認他是頭目?他說這是學術界最敏感的題目:「當然有政治,哪裡沒有政治?個個都是醫學大明星,我的second author吳一龍教授是御醫,中南海的人有肺癌,便找他飛上去,這些級數的醫師,你要他說:『你做first author吧,我做second。』要好多年你幫我我幫你,無所謂啦,一人一次,也要每一個人做得開心。」


肺癌論文揚威國際。他最愛雞仔嘜底橫,「肺癌以外最大發現!」羊毛(吉刂)肉,記者還以為他穿羊毛底褲,變身已故影星周吉,原來是棉質,「我知道周吉是誰,但我不是。」

記者問他做什麼最開心,最大高潮?「我不覺得開心要用高潮來形容。」血管擴張嘛,「好多時不用血管擴張。最開心仍是看病人,做研究的確做到成就,但要慢慢貯,煲靚張紙(論文);看病人每一刻直接間接幫到他們,令他們笑一笑都好啊!」

廣告

About arnoldii

喜愛閱讀的都市閒人,借閱乃讀畢全書的最大動力。
本篇發表於 醫學人文, 報刊摘要 並標籤為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